Dale

【抱頭】All I need is Root

All U need is SHOOT:


只是些清醒後的整理總結


...其實就是一堆火大的廢話抱怨情緒垃圾


不喜勿入




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this.











雖然我在510劇透紀錄的最後就說了一大堆有的沒的


但還是覺得很有必要再來一次。


(我都搞不懂剛剛幹嘛在tumblr用英文打現在翻回來中文我是神經病嗎)




好。


POI是我看的第一部美劇,我在第四季完結後才真正發現這部劇,為了SHOOT入坑,原本喜歡Shaw那種"全世界怎樣都跟我沒關係我是個反社會但還是很有義氣"的個性,後來就完全被神經病Root帶走了(?)


(還是要說POI本身劇情架構很OK不然也看不下去就是)


我都不知道還剩多少正面形容詞可以用在Root身上,因為全用光了沒得用了,世無完人但她絕對是極少數能夠跟完美搆上邊的人物——幽默風趣自信狂妄亦正亦邪才華橫溢聰穎無匹文武雙全魅力暴錶甚至還可愛得讓人崇拜,一個天之驕子,更願為目標信仰勇往直前,簡直是不可思議中的不可思議。


與此同時,她又有人性、弱點、豐富情感,她是如此真實。


(以前看到某些人說"她還不是因為有TM在耳朵裡才能那麼囂張"我就覺得好笑,喔是喔你們到底以為這個女人是怎麼活到那時的,她靠自己發現了TM的運作機制,沒有TM的時候就能設局騙倒FR二人組進而綁走Finch,blahblahblah事蹟多不勝數,TM算是輔助她變得更強,而不是因為TM她才那麼強大好嗎)


Whatever反正我真的超級無敵愛她雖然這不重要。




我從昨天開始就陷入一種對POI劇組無話可說的狀態。


I'm so done. (btw我以後再也不要相信任何猜測劇透了,沒有期望沒有傷害)


(EDIT:我不會否定前面我看POI看得有多開心,更不會否定他們在這之前為我們帶來的精采,我非常感謝,身為一個看免錢沒為他們帶來收視率的人已經很幸運了,但這集我真的無法。)




首先,我從本季一開始就隱約覺得Root會死,只是一種直覺(或說在做心理建設),因為這是POI,是槍林彈雨爆炸車禍不用錢拚命撒的POI,然後一個重點是本季劇終八成會死人,至於死的是誰,Root的性格和處事風格還有劇中定位讓她可能性最大。


(我自己覺得POI完全開創一個新的標竿,那就是讓我連一起死這事都能覺得是HE。Although they gave me a fucking BE yesterday.)


因此我想過如果Root死了我會很難過,世界難過難過到死,但不會太驚訝,可接受。我認為自己能處理這種狀況與情緒(雖然以前喜歡的CP組合也沒人領過便當就是了)




然而都過了30個小時我還是很難接受。


我還在震驚與憤怒。




不是因為Root身為美劇中一個顯著的LGBTQ標誌人物而她死了(雖然有聽說最近其他美劇中的LGBTQ角色也被發便當),也不是因為死亡這件事的本身性質,就只是,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不能給她個好一點的死法?


一位英雄不值得一個更壯烈更英雄式的人生結局嗎?


Root為Finch擋槍而死這事完全OK,她有信仰也認為Finch是必須被保護捍衛的,而且從很一開始她就告訴我們她認為Finch在優先順序上是第一位,這個動機與獲得的結果完全能接受,戰爭必有犧牲,她成了殉道者,這很正常。


無法接受的是中間手段:讓一個第五季才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小哥殺了她?


WHAT?


他甚至不是訓練有素的特工,或許他真的有什麼天賦好了,但劇裡從他被招募到510經過的時間並不長,就這樣讓他去狙擊?狙擊一輛移動中的車?他只是個菜鳥!說真的如果Martine或Lambert還活著我更寧願看到開槍的是他們(而且Claire哪裡去了???),或給一場浩大的槍戰或讓車撞爆她或讓她被炸彈之類的炸死那樣我還比較舒服一點。


但沒有。


沒有。


這女人做過各式各樣找死的行為都沒死,312/317/405/411/422或其它,隨便找都一堆比這要好的場面,別說是什麼時候到了人就會死,狗屁,這是一部影集是「戲劇」他們完全有權力可以選擇要不要好好寫


這一切全讓我覺得Root是為死而死,然後只給一幕短短的太平間景告訴我們她死了,又有鑑於下集要去救總統因此極大的可能性不會像給Carter一樣有整集暴走時間,這處理方式根本草率得可怕、過份,粗暴到令人難以置信。


她就『這樣』死了。




 



(關於LGBTQ人物的另一面想法可以看看這位的影片說真的我覺得她說的也挺有道理,異性戀角色和同性戀角色得到的對待並不平等,也是啊。


(摘小段渣翻)她說:"你在推特上放Root和Shaw,你在節目中推她們,把她們放在預告裡甚至在預告放進性的場景,接著你就把這一切帶走了。然後又說哦她不是因為性向而被賜死?好吧我不知道要怎麼讓這事更清楚,他們會跟一個同性別的人做愛,然後就死了,我真不知道這代表什麼?"


"如果他們不是因為性向被賜死,那是什麼理由?如果不是因為性向是因為什麼?告訴我。"


"這他媽的哪裡錯了嗎?讓Shaw和Root挺過這一切哪裡錯了嗎?別告訴我沒人是安全的而那是她們沒活下來的理由,因為這部劇裡有更多人是活著的好嗎,不是每個人都他媽的死了,為什麼活下來的就不能是她們?")







再來,為什麼她就這樣孤零零的死了?一個人?獨自?ALONE?


你們怎麼能這樣對她?在她說她人生第一次有歸屬感之後幾十分鐘?


操他媽的能來個人告訴我嗎?


別說至少那邊還有Fusco,別說Shaw跟Reese因為趕著要去找Finch所以連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的時間都抽不出來去看她最後一眼或陪她走過最後一刻。這安排徹徹底底的沒道理。(對即使我自己昨天說了Shaw理解Root的優先順序所以她選擇去救Finch,但仔細想過這根本天殺的不合理)


而且我個人情感上最難以接受的一點是POI花了半集的506告訴我們Root討厭自己一個人,她會寂寞,又在509結束時給了我們一個看起來像大團圓像反撲前奏的景象,然後,


就給這個嚮往童話故事中美好結局、喜歡婚禮的女人一個 獨 自 死 去 的結局?


認真?你他媽跟我開玩笑嗎?我不懂,我不能懂,這真的讓我超級火大超級憤怒。




FUCK YOU POI




最後跟以上無關的是,這不是攻殼,沒有義體沒有電子腦更無法將意識上傳到網路海洋中延續存活,可以說與Root共事最久的TM將承繼Root的性格與意志(還有聲音,我的天啊,聲音)繼續奮鬥,但那絕對不是Root好嗎,不會也不可能是,別告訴我Root還活在TM身上,bullshit,Root沒有成為神,她就是死了,就這樣






這一切都搞得我像坨該死的廢物


昨天早上十點準時看直播,沒來得及吃早餐然後就什麼都不用吃了因為毫無胃口,只有一直喝酒跟喝茶(好吧這算是我自己的爛習慣),那些感覺一直在心底塞得滿滿的:憤怒、煩躁、痛楚與悲傷,全部。


然後今天早上一醒來想著的是,啊,Root不在了。


跟朋友說了情緒很糟的原因,又說想去剪頭髮了有種失戀的感覺(好啦我知道這很白癡),他說我入戲也未免入得太深太可怕,但我完全fine with this,為啥不行?我這麼喜歡這個性格立體豐富的人物為什麼不能為她哭得亂七八糟為她食不下嚥醉得一塌糊塗?我在入坑之後大大小小長短篇一共寫了十幾篇,除了看N次的POI本劇以外又看了一大堆MAD跟同人,為啥不能入戲不能感覺難過到快死掉?


拜託,我連想報復世界的心都有了(翻白眼


所以如果有人跟我一樣又也有人跟你說喔天啊那不過就是個人物你幹嘛入戲那麼深


Screw it


別管他


就這樣




反正我們愛她。







'POI' Boss Teases Root/Shaw Relationship

All U need is SHOOT:


原網址:http://xfn-blogs.xfinity.com/tv/2016/05/10/poi-boss-teases-rootshaw-relationship/


今天在貼吧上看到這篇訪談截圖卻沒全文,剛好人生第一次刷POI推特就看到了,看一下好像沒人翻,腦子進水翻了一部份跟她們相關的


是執行製作Greg Plageman針對一些來信的回答




※ 警告:渣翻+機翻不解釋


放中英互照,有大誤請指正,感恩




非常不確定的地方就用刪除線劃掉了,有的怎麼也找不到啊OTL








Q:     Root clearly has Shaw on her mind in the first few episodes. How would you define the attraction between them? 



Q:     Root在前幾集中顯然相當掛心Shaw,你如何定義她們之間的吸引力?





A:     What did Robert Smith once say?  They move like Cajun tigers, those love cats.  Always trying to suss out who’s predator and who’s prey.  It fuels the tension between them, though Root is a bit more rambunctious in her play.  


        She enjoys getting Shaw all revved up.  I think Root is attracted to Shaw on a physical level but it goes much deeper than that.  Root had a pretty dim view of humanity before she met Shaw, she thought we were all just bad code.  Her first true love was The Machine.  But now I think Root sees her as another strong, solitary figure in search of human connection, even if Shaw is loathe to admit it.



A:    Robert Smith說過什麼?她們的行為像印地安虎,那些可愛的貓科動物,永遠都在分辨誰是獵食者、誰是獵物,這升高她們之間的緊張關係,儘管現在的Root更粗暴了點。


  她樂於挑動、刺激Shaw。我想Shaw一開始是在生理(*)層面上吸引Root,但它隨後成為比之更加深層的關係。Root在遇到Shaw之前對人類的看法相當悲觀,她認為我們不過是錯誤代碼。她第一個真愛是The Machine(*......)。而現在我想Root認為Shaw是另一個強大卻孤單地在尋求與人類連結的身影(*),即使Shaw厭惡承認這一點。





        Shaw is still grappling with the very idea of feeling anything towards another human being — up to now she’s only enjoyed the company of dogs like Bear.  But it was pretty clear when Shaw was confronted with the possible loss of Root in the episode “If-Then-Else” that it hit Shaw like a ton of bricks. 


        I think Shaw almost feels blindsided by her strong feelings for Root, as if she wasn’t aware how powerful they had become.  Root kinda snuck up on her.        



        Shaw仍然在與"想要從另一個人身上感覺到什麼"這種荒謬的想法搏鬥--直到現在她唯一能享受陪伴的對象是狗,像Bear。但在"If-Then-Else"(411)中非常明顯的是,當Shaw面對可能失去Root的情況,她嚇壞了(*)。


        我想那份對Root的強烈情感讓Shaw幾乎對自己傻眼,就像她從未發覺它們已茁壯得如此強大。Root有點像是悄悄摸進了她的心







Q:    When you started creating an emotional connection for Root and Shaw prior to this season, how did you think audiences would respond. 



Q:    當你們在這季開始前創造Root與Shaw之間的感情戲時,認為觀眾會有什麼反應?





A:    We honestly didn’t really think about it all that much.  Their first scene together was just a revelation of physical chemistry, more so than any other relationship on the show.  So we just went with it.  The personality of their characters couldn’t be more different, which proved irresistible.


        Root just drove Shaw crazy, and that just fueled the sexual tension between them.  



A:    老實說我們沒有想太多,她們同演的第一場戲就出乎意料地產生化學反應,比劇中的任何其他關係都要龐大,所以我們就這樣走下去了。他們的角色在人格特質上簡直無法再有更多相異之處,更證明了這是無法抗拒的(*)。


        Root只會將Shaw逼得抓狂(*),而那更加強了她們之間性的張力。







Q:    Sarah told me at NYCC last fall that Shaw’s reappearance is a big one (and it is!) but will audiences see a different Shaw after what she’s gone through?



Q:    Sarah在去年秋天的NYCC告訴我Shaw的回歸將會是件大事(它的確是!)觀眾會在Shaw經歷了那些事之後看見一個截然不同的她嗎?





A:    You really want me to give that away?  Let’s just say Shaw’s been put through the ringer by Samaritan.  How could she possibly be the same?  I think what’s really endearing is that Root has never lost faith in Shaw’s return, or that they’ll be together again.  We’ll see.



A:    你真的想要我暴雷嗎?那就來說說Shaw已經被Samaritan慘烈折磨、絞榨殆盡過一番(*)這事吧。她怎麼可能還跟之前一樣?我想最可愛的是Root對Shaw的回歸從未失去信心,或許她們會再在一起,等著看吧。










- - - - -


*1:生理/身體,外在物理層面wwwwww


*2:雖然早知道這件事但還是有點想吐槽wwwwwww


*3:與TM的對應?


*4:也有相當震撼的意思,但嚇壞是我覺得最恰當的說法(面對當下緊迫情況+情感發覺的雙重困境...)


*5:在下面舉了兩個例子以證明這在電視劇是相當可行的,但我美劇看超少所以不很清楚他們是哪位就沒翻了


*6:抓狂包含性的層面跟日常層面吧我想www,但據後文的話是前者


*7:through the ringer=through the wringer,Wringer是過去一種將衣物脫水的器具,有興趣的可以查一下圖片,把人放到裡頭"脫水"毫無疑問會是非常慘烈的 冏。





All U need is SHOOT:

Sleeping at Last - Saturn



You taught me the courage of stars before you left.
How light carries on endlessly, even after death.
With shortness of breath, you explained the infinite.
How rare and beautiful it is to even exist.
在你離開之前,告訴了我關於星辰如何勇敢
而光如何無止盡地前進,即使滅亡之後亦然
在短暫的吐息間,你解釋了何謂無限
即使只是存在本身,都那樣珍貴美麗

I couldn’t help but ask
For you to say it all again.
I tried to write it down
But I could never find a pen.
I’d give anything to hear
You say it one more time,
That the universe was made
Just to be seen by my eyes.
我不禁請求,只為能再次聽見你說
我曾試著將它寫下,但筆墨如何形容
我願奉獻一切,只為能再次聽見你說
宇宙之所以誕生
只為被我親眼見證

With shortness of breath, I’ll explain the infinite
How rare and beautiful it truly is that we exist.
在短暫的吐息間,我將解釋何謂無限
那真正珍貴與美麗的,正是我們的存在


- - - - -
渣翻。
昨天看到一張很漂亮的圖,去查了一下,發現是歌詞。
然後就聽到這首美得難以形容的歌,感謝世界還有音樂,感謝網路的力量。


挺像是我的心情。
謝謝她們存在這廣袤的宇宙中,讓我有幸得以看見,聽見她們如何解釋無限。

光會繼續前進,在永恆裡。

繼續前進。


π的猜想

社会你八耻:

好久不见各位。


甚是想念。


致我最亲爱的眉毛子。


愿赌服输。


————




你会在π中遇见无限的可能。


 


Harold


“我们回去?”Harold弯下腰摸了摸Bear的头,纽约的冬天对他的腿是个不小的压力。


Bear自觉地跟随着他的步伐,但Harold突然停了下来,他正注视着一串广告牌上的电话号码,那个十位数字他记得,只是他尚不能一下子说出那是从π小数点之后的第几位开始。


他没来由的升起一种苍老感,Bear在他身边呜咽的叫,他便不再停歇,带着Bear回到了地铁站。


地铁站的空调总是时好时坏,发出了机械故障的嘎啦嘎啦声——Root曾经主动的提出过一次维修,但最终因为被里面陈年的灰扑了一脸而告终,他们而后都决定不再提起此事,以防Shaw无情的嘲笑。


Harold给自己加了一件厚实点的外套。


 


他们的新号码正在被拯救当中,Harold能做的只是为Shaw和Reese提供一点鼓励,至于Root,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冷清的地铁站只剩下他孤家寡人和一只狗作伴,寂寞的很明显,Harold觉得自己似乎正被时间啃食成一个平凡的老人。


他坐在电脑前,却突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那些任务列表统统被忘记了,他回想了很久才想起他想要读的那本书的名字,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打开了那个从不停止的计算程序。


那是圆周率的计算程序,电脑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吐出长长的数字,这对于一台计算机来说显然不是什么难事,但这工程永无止境。


 


移到关闭按钮的鼠标重新退回到了界面上,Harold在右上角的输入栏里打出了一长串的数字,他犹豫着摁下了回车。


所有的结果都只是近似,差了一位或者两位数字,不知为何这个结果让他感到有些庆幸,他如释重负的关了程序页面,光标抓紧最后的时间飞速的闪烁了一下,这让Harold觉得刺眼。


他不再在电脑前面逗留,只是带上了蓝牙耳机,以便Shaw和Reese随时能找的到他,然后他躲进了厨房,他想今天也许可以给Bear吃一点德国香肠。


 


那一长串数字是他和Grace名字一起转换的结果。


他瞒着所有人也瞒着自己。


他想念她。


 


Reese


“谁他妈记得住这密码?”Shaw盯着显示屏上的那一长串数字,这是她辛辛苦苦用老方法听得的保险柜密码,“……居然还有十位,Shit!”


Reese把手里的咖啡递给Shaw,“如果我告诉你后面的密码是5665933446,你会不会觉得开心一点?”


Shaw一个反手把她身旁的改锥手把顶到了Reese的脖子上,“我只想知道你他妈早干嘛去了。”


那是π中截取的三十位数字,大概是将近300位左右附近,当Reese把这一点告诉Shaw的时候,Shaw扯了扯他的脸,“哦Root,你最近变装技术越来越厉害了。”


Reese明白Shaw的意思,如若说破译普通密码他尚能搭得上边,但背下圆周率之后几百位确实不像是他能做出的事情,但他只是对Shaw耸了耸肩,用他惯常喜爱的迷人微笑将这事一笔带过。


然而他是什么都记得的。


 


那个初夏的傍晚他行色匆匆的来到一家自助餐厅,去赴一场迟到两个小时的约会,Jessica在餐厅门口站着,他远远看过去,分不清那神色里包含着多少失望。


Reese未必不能抵抗来自敌方的沉默拷问,但能在热闹的自助餐厅安静成一道风景却是一种折磨,他为Jessica处理好了一些海鲜,想了很久的话题,终于开了口。


“你说昨天赢了社区的比赛?”他用一副饶有兴致的神色面对着他,但他其实只是想找一个缺口,能让他用歉疚和爱来抚平。


Jessica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没什么兴趣,“你正在享受我的奖品。”


“我还说……我以为我们还得庆贺一下,”Reese放下餐具,想为此举个杯,“什么比赛?”


“记忆比赛,我背下了圆周率之后的五百多位,”Jessica不等Reese发出惊呼和鼓励就接着说了下去,“每一次你失约或者迟到我就去背那些东西,所以……这个奖品其实是你给我的。”


Reese把手从酒杯上讪讪的撤了下来,他酝酿了许久,却最终只吐露出一句抱歉。


 


他想或许他们记下同样多的数字那天他们就可以结婚。


但如今,他只有几百位的数字和一张旧照片。


 


Shaw


Shaw到的时候Harold还没下课,她从后门摸进教室找了个地方坐下,她听了一耳朵,果然,他还在讲他的π。


出于打发时间的考虑,她观察了一下教室里的学生——坐在前排的家伙像打了鸡血,坐在后面混学分的家伙抱着手机自拍——一切如旧。Shaw找了个折中的位置,拿出手机打着游戏,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Harold讲课。


但显然这点平衡也被打扰了,坐在她身边的那位仁兄显得很有些不耐烦,他大概是约了什么人一起吃午饭,Shaw没来由的对这家伙暴躁的小动作感到生气,她想得给他个教训。


于是Shaw黑进了他的手机,果然他给朋友发的消息里充满了对Harold的不耐烦——“三年级学的东西居然讲了四个小时,真要命!”


……不知道谁要谁的命。


 


不过就在Shaw给那家伙拼命传输垃圾文件的时候,她还是想起了一点童年的记忆——那可算不上美好的东西。


她记得很清楚,那是她转学前的最后一天,数学课上的老师——那个刻薄又肥胖的老女人正在讲圆周率,她兴许是发现了Shaw的走神,于是让她计算黑板上那个圆的周长。


Shaw利落的站起来,她说拿根线围一下,然后量一下线的长度就可以算出来了。


同学们立刻爆发出哄堂大笑,Shaw平静的在笑声里坐了下去,而老师暴怒的对着她扔出了粉笔擦,打中了她的鼻梁。


血从她的鼻子里流出来的时候同学们都停止了笑声,但老师咆哮着说这是不听课的惩罚,Shaw执拗的问她的计算方法是否有误,而她的老师只是充耳不闻。


当天晚上Shaw的母亲接到来自学校的电话,她的数学老师向学校建议开除她,学校认为家长应该和老师沟通一下将问题解决,而她的母亲只是挂断了电话,继续洗Shaw那件被血浸透了的T恤。


干涸在衣服上的血将一盆清水染成了黄褐色,Shaw坐在母亲的对面,看着水面上自己不断颤抖的倒影,她很想问母亲她是否有错,但她将这个问题咽进了喉咙,似乎这样就能填补没吃晚饭的饥饿。


那个晚上,她第一次听到了母亲呜咽的哭声。


 


“我们知道用圆周率计算周长其实不如直接计算这根曲线段拉直后的长度准确,”Harold轻咳了两声,“圆周率的美妙并不在于它可以融入某个公式项去进行计算,而在于它的本身所包含的无限的美妙。”


他的结语引起了寥寥的掌声,但看起来他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他让学生们离开,自己收拾好了东西,这才走到Shaw的面前。


“Reese说你没有带药。”Shaw把感冒药递给Finch,“我顺路给你送来。”


“事实上为了避免传染给学生我已经自己在路上买了药,”Finch把东西接过来放进包里,“不过非常感谢你和John记得这点。”


Shaw跟随着Finch往外走去,“你真的打算讲一学期的π?”


Finch有些惊讶的停下了脚步看向Shaw,似乎很奇怪她刚才有在听课,“实际上我可以讲一辈子,如果我有这么多课时的话。”


“你说里面会包含无限的可能?”


“从理论上讲,是这个样子,但人们提出很多不同的观点,只是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去证明这个无限可能到底是否存在,”Finch系好了自己的围巾,“你要和我一起用午餐么?”


“不,刚才Root给我出了一个新的难题,我现在得过去。”


“那么路上小心。”


“嗯哼,”Shaw点点头,“地铁站见。”


 


如果π有无数种可能。


多希望是提前遇见。


 


Root


希斯坦教授正在修改学生们的论文,这让他感觉到很有些头疼——能为哈佛55级数学上课是件值得荣耀的事情,但显然批改这群专业天才的的论文则不那么容易,要确保一切思路都不会被他们带跑,每一步都必须自己独立思考并且努力挑刺,这可绝不是个轻松的活。


在希斯坦教授终于被线性代数折磨到吐血的时候,那个叫做May的小姑娘的论文出现在最上面,希斯坦教授觉得头快要炸开了。


May在课堂上的表现良好,她高等数学的成绩并不如其他男孩们那样优秀,但是她逻辑性强的可怕,所有的证明她都能最快做完,甚至其中一些错误也只能让她自己发现,希斯坦教授对于这种孩子向来束手无策。


不过等到教授拿到论文的时候才发现她并没有如他所想去证明一些公式和猜想,她报告的题目和圆周率有关,同时还有关人工智能。


教授拿着她的报告翻了翻,这家伙认为现在机器所模拟的一切情况就如同不用π去计算圆的周长一样,通过无限分割去贴近圆的周长,但必然会造成越来越多的极其细微的差距,而她则希望能够在人工智能中启用π的计算公式,在Wallis公式的帮助之下,将无限分割的贴近方式转化为无限乘积的计算方式,让计算结果以乘法方式叠加而非加法,直到计算出某一个可忽略数值,然后再逆推倒进行二次运算。


希斯坦教授认为这个理论很有意思,但着实有些偏题,毕竟这儿还是数学课堂而不是计算机课堂,他想如果这孩子也想在别的教授手里拿到A的成绩,她必须得更换一个题目。


希斯坦教授找到了May的教学档案,但他发现除了这门55级数学以外,这个叫May的孩子没有留下任何别的信息,好像她只是一个凭空出现在他课上的家伙——没有地址、电话、学籍信息和选择任何一门其他课程的消息。


……God Jesus。


 


希斯坦教授只好把这个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女孩忘在脑后,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将这份论文收了起来,大概两年后,他的朋友Mitnick到家做客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这份论文。


“一个学生写的,你可以看看。”


Mitnick推了推眼镜,“我只有一点时间能来看看你,你却希望我帮你看看论文?”


希斯坦教授笑起来,“显然你也不打算告诉我这七八年来你去了哪儿做了些什么,只好让我用这个来款待你。”


教授把论文递到小个子男人手上,“虽然我仍然不相信你能创造出人工智能,不过有人相信,看看吧,算法和你喜欢的东西一样。”


Mitnick快速的浏览了一下简介,然后迅速入迷的看了进去,直到墙上的钟想了起来,他合上了论文。


“我能知道作者在哪儿么?”


“很显然,”希斯坦教授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这家伙和你一样来无影去无踪,什么信息都没留下,怎么?对你有帮助?”


“实践的部分做不到,不过有所启发,”他热切的搓着手,“我可以把这份论文带回去吗?”


“请便,”希斯坦教授点点头,“希望你能够把你的人工智能创造出来。”


“新世纪就要到了,一切都有可能。”Mitnick笑起来,显出一点跃跃欲试的样子,“感谢你的款待。”


“下一次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可能会为你准备些更好的。”


“说不准,老兄,”他站起身来,“我仍然是个逃犯。”


希斯坦拍拍他的肩膀,“一切顺利,Harold。”


“谢谢。”


小个子男人同希斯坦教授握了握手,拿着论文离开了他的房子,他有很多构思需要去实践,如果他有幸能遇到这个叫May的女孩,他想他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如果这世界是个巨大的圆。


THE-END






彩蛋~


Fusco


“所以我们现在要在,”Fusco站在办公桌前指着板子上的那张图,“半径五公里的嫌犯的舒适区进行搜捕!”


他暗戳戳的摁下了耳机的开关,“嘿,眼镜天才,告诉我半径五公里的圆面积是多少?……够了够了,小数点之前就行。”





angela_n:

如果你和一个人不熟,她突然这样冲过来,你的反射性动作会是后退,不是向前把她纳进怀里。另外,和一个人不熟络,不会靠那么近连下半身都贴在一起。

而这个动图最美的地方,在我看来—— 是Amy 把Sarah 圈起来的那个动作。真的很甜。看着手部动作都能想象得到Amy是有多温柔的一个人。

而以Sarah的性格,能让她这样无顾虑像个孩子般的冲过去还把手放在肩膀的人,估计手指头算得出来。

Amy让她无戒心,这个point很重要。

然而我并没有完整的动图。需要看的自己微博搜一下。

谢谢。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北海有鲸其名落:

我在奔往地狱的路上[掩面


不归荒年:



受益匪浅。




蛋蛋最爱小蜘蛛:







(ಥ_ಥ)我已经走向地狱了⋯⋯要改进!








C伊: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



























干货:100条写作适用素材

北海有鲸其名落:


青兔:



送所有要高考的小伙伴~~艾特几个曾给我留过言的高三小伙伴 @二圈  @五鹿世 




这是我高考前自己整合的素材积累~~作文里用了之后逼格会提高哦!




大概分为外国文学和中国文学类,我不提倡分什么励志、梦想、挫折之类的分类,我觉得只要你会使用,任何作文里都可以扯素材,关键是你要懂得灵活使用。








 外国文学类:




1.思考时,要像一个智者;但讲话时,要像一位普通人。——戴尔·卡耐基《人性的智慧》

2.奇怪得很,人们在倒霉的时候,总会清晰地回忆已经逝去的快乐时光,但是在得意的时候,对厄运时光只保有一种淡漠而不完全的记忆。——叔本华

3.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尼采


4.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古兰经》

5.一棵橡树的生长并不是茫无方向的,而是橡树本性的实现。——亚里士多德

6.我将归来,万马千军。——斯巴达克斯
7.茅草屋顶下住着自由的人,大理石和黄金下栖息着奴隶。——塞涅卡

8.叶芝想起他的茵佛岛:“每夜每日,我总是听见湖水轻舐湖岸的微音,伫立在马路上,或灰色的人行道上时,我都在内心深处听见那悠悠的水声。”

9.我游荡如一片孤云。——华尔华兹

10.虚荣是一件无聊的骗人的东西;得到它的人,未必有什么功德,失去它的人,也未必有什么过失。——莎士比亚




 
11.我们每个人都有别人不知道的创伤,我们战斗,就是为了摆脱这个创伤。——卡尔维诺 
 
12.在权力的游戏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线,没有中间地带。——乔治·马丁《冰与火之歌》 
 
13.贪婪会让人类拥有最好的嗅觉,嗅到金钱的醉人气息,哪怕是一枚铜板。——宗教裁判所 
 
14.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15.要把地面上的人看清楚,就要和地面保持距离。——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 
16.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17.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纪伯伦 
 
18.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王尔德 
 
19.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萨特 
 
20.他们用勇于献身的大无畏精神,书写人类历史上的篇章的同时,又让我们看到无耻下流、尔虞我诈的另一面,其中又包含着真正值得敬佩的荣誉感、历史使命感。——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之时》,评巴尔沃亚 
 
21.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22.人的伟大在于他扛起命运,就像用肩膀顶住天穹的巨神阿特拉斯一样。贝多芬的英雄,是托起形而上之重担的健将。——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23.这世上所有的伟大壮举,都是悄无声息地完成的,世上所有智者无一不是深谋远虑。——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之时》 
 
24.假装谦虚是最虚伪的表现,因为这可能是信口雌黄的开始,又或者是拐弯抹角的自我夸奖。——《傲慢与偏见》 
 
25.力量能征服一切,却是短暂的。——林肯《演说》 
 
26.没有口误这回事,所有的口误都是潜意识的真情实感。——弗洛伊德 
 
27.不幸的人往往如此。他珍惜生命,却看见,地狱就在他的背后。——《巴黎圣母院》 
 
28.时间的维度被打破了,我们只能在时间的碎片中爱和思考,每一个时间的碎片沿着自己的轨迹运行,在瞬间消失。——卡尔维诺 
 
29.能自称为人所爱,能感受为人所爱。——雷蒙德·卡佛《迟到的断想》 
 
30.美国最高法院的大门上刻着圣经的一句话:“世人啊,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 
 
31.背叛就是脱离自己的位置,背叛,就是摆脱原位,投向未知。——米兰·昆德拉 
 
32.各人拥有的不同地位和财富赋予了个人不同的角色,但各人的内在幸福并不会因外在角色的不同而产生相应的不同而产生相应的区别——叔本华《人生的智慧》 
 
33.我不能抛弃心,我想,无论它多么沉重,有时是多么黑暗,但它还是可以时而像鸟一样在空中曼舞,可以眺望永恒。 
 
34.他想要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而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西西弗斯的石头,是悲惨的源泉,也是重获幸福的踏板。 
 
35.人一定要想象西西弗斯的快乐,因为向着高处挣扎本身足以填满一个人的心灵。 
 
36.失去希望并不就是绝望,地上的火焰抵得上天上的芬芳。 
 
37.没有轻蔑战胜不了的命运。 
 
38.随清风吹来的是田野的气息和芬芳的花瓣;海湾漫延至远山渐变成美丽的弧线;日出时金色的阳光华丽得令人眩晕。向往自由的西西弗斯宁愿选择日后的永罚,也不放弃拥抱阳光亲吻大地的自由。——34~38均来自《加缪:年轻一代的良心》 
 
39.任何诗歌之美都不是用圆规与坐标计算出来的,因为写诗不是安装水管。——《死亡诗社》 
40.丑恶穿行充满欲望的路径,引诱着许多人跟着它走。美德追求一条险峻陡峭的途径,对人类较少诱惑力。——《贝多芬传》 
 
41.我们是一些不一致的品质的偶然组合体。——毛姆 
 
42.理想的拉力大于现实的推力,正因为有了无数人不畏艰难地追求理想中的希望,才使得那么多生命的璀璨明丽得以成就。——博尔赫斯 
 
43.心,乃是你动用的天地,你可以把地狱变成天国,亦可以将天国变成地狱。——弥尔顿 
 
44.爱使我们的心灵得到真正的自由。——海伦·凯勒 
 
45.当生命被谴责似的孤寂感囚禁而不能挣脱或松绑的时候,爱具有拯救的大能。人一旦拥有活泼、自主的爱以后,自然而然地便能多行善,帮助同类。爱,是黑夜,派来的一颗星星。——《不可残缺的心灵》 
 
46.每个人都是自己王国的国王,与这个王国相比,沙皇帝国也不过是一个卑微小国,犹如冰天雪地中的小雪团。——梭罗。 
 
47.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后,在他生前和葬礼前,无人有权说他幸福。——贺拉斯 
 
48.一个人必须亲自身处战争阴影之下,才能完全体会它的沉重压迫。——托尔金 
 
49.胆怯者当不了命运的捕手。——阿姆斯特丹大学校训 
 
50.你最大的责任,就是把你这块材料铸造成器。——易卜生。 
 












中国文学:




 
51.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李清照 
 
52.书是别样的空间,是时间机器,是爱丽丝的镜子,是通往女巫、狮子和风雪大陆的衣橱。——纳兰妙殊 
 
53.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54.明足以烛理,故不惑;理足以胜私,故不忧;气,足以配道义,故不惧。——朱熹 
 
55.世上的人与人邂逅之际,手里都应该有一本诗集,或者一朵玫瑰花。——纳兰妙殊(又是我女神XD) 
 
56.放风筝的人的愉悦,来源于有一条线始终拽在手中,风筝在高空中遇风而起的每一丝震颤,都能通过那根线转达回来。——纳兰妙殊(还是我女神QAQ) 
 
57.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红楼梦》 
 
58.一个功能正常的社会,不可能只有解构,而无建构;只有瓦解,而无粘合;只有自由,而无责任。没有敬畏,没有尊敬,没有神圣,没有向上的力量。——熊培云 
 
59.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种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顾城 
60.辛酸的眼泪是培养你心灵的酒浆。不经历尖锐痛苦的人,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情心。——傅雷《傅雷家书》 
 
61.现实中更本质的冲突不是来自于勇气和懦弱,而是来自于反抗的勇气和承受的勇气。拒绝乌托邦和追求它一样需要勇气。——刘瑜 
 
62.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六小龄童 
 
63.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那种在寒冷的日子里,牵起一双温暖的手,踏实地向前走的感觉。——三毛 
 
64.海到无涯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65.在行进时,也时时有人退伍,有人落荒,有人颓唐,有人叛变,然而只要无碍于前行,则越到后来,这队伍也就越成为纯粹、精锐的队伍了。——鲁迅 
 
66.所以阅读一种精神操练,阅读能够改变我们自己,读书不是让人变坏,而是让我们对人性有一个纵深的理解。——梁文道 
67.人的命运改变,既需要个体意义的向上流动,也需要社会层面的整体提升。舆论不应消费个体的苦衷,而应该去透视泡沫折射出来的深层问题。 
 
68.季羡林写过《牛棚杂忆》,各种罪证,都不要生气,都不要惊慌——周有光 
 
69.任尔密雨倾斜,我自坐拥皇城。——梁漱溟 
 
70.真正的宁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内心修篱种菊,纵然往事如流,依然涛声依旧。——林徽因 
 
71.醉心艺术的殉道者是世俗人的精神支柱。 
 
72.生命长远,但若是为了得到所谓的社会承认而永远要做不愿意做的事,不如生命短暂,做了自己愿意做的事。——熊培云《自由在高处》 
 
73.上帝的眼睛从来不往下看,然而,人的眼泪却往下流。 
 
74.简单生活不被视为一种堕落,勤劳的人节制勤劳。——熊培云 
 
75.苏世独立,横而不流。——《九歌》 
 
76.让本身成为一块诗意的土壤,进而于此思考自我和存在。——周国平 
 
77.情贵淡,气贵和。——梁漱溟 
 
78.我们都看到花开了,赞美它的美丽,却常常注意不到它底下的枝叶、根,它需要的土壤、阳光和雨水,而这些全部加起来才是它开放的条件。 
 
79.和谐,不是一百个人发出同一种声音,而是当一百个人发出一百个声音时,他们同时彼此尊重。——《天与地》 
 
80.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的个性的琮琤,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 
 
81.学者应当具备人文情怀,把人间情怀压在纸脊,方为第一流的学术。——孔庆东 
82.人情冷暖,朝推杯换盏,夕灯火阑珊。 
 
83.如果你对生命有深情,一切看起来不存在的东西,都会变成你在意和珍惜的部分。在这个世界上,当你对许多事物怀抱有很大的深情,一切看起来无情的东西,都会变得有情。——蒋勋 
 
84.在千姿百态的浮世绘里,在光怪陆离的名利场中,热就如一剂兴奋剂,使人们在短暂获得刺激后陷入更加的空虚中,失去了理想,放逐了希望。 
 
85.讽刺的生命在于真实。——鲁迅 
 
86.学着那日本僧侣吧,仔细呵护那片潮湿的苔痕,大抵也就是呵护心中的抑郁烦愁,而不是时时清扫,时时搏斗,也许自开一片清静天地。——蒋勋《忘言书》 
 
87.我们最大的悲哀,是迷茫地走在路上,看不到前面的希望,我们最坏的习惯,是苟安于当下的生活,不知道明天的方向。——麦家 
 
88.管他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胡适 
89.思索是一道大门,通向现世上没有的东西,通向现世上没有的东西,通到现在人类想不到的地方。——《思维的乐趣》王小波 
 
90.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三毛 
 
91.一个不能融入现代潮流的人,是一个落伍者,一个无所坚守的人是一个随波逐流者。——周国平 
 
92.像冰箱,打开门,亮着,关上门就黑了,而且冷冰冰的。——木心 
 
93.有人点塔千层,始于暗处一灯;有人扎根千尺,雨来不动如松。 
 
94.居斯塔夫·福楼拜,一位以“面壁写作”为誓志的世界文豪,却在写信时写道:“我拼命工作,天天洗澡,不接待来访,按时看日出”,他把再寻常不过的晨曦之降视若一件盛事,当作一门必修课来迎对。那是因为迎接晨曦,不仅仅是感官愉悦,更是精神体验。 








95.“按时看日出”,是生命健康与积极性情的一个标志,更是精神明亮的标志!它不仅仅代表了一记生存姿态,更昭示着一种热爱生活的理念,一种生命哲学和精神美学。——《一个精神明亮的人》




 
96.在那里,你可以坐在时间的溪水里垂钓天上的星星,不必终日奔波于风尘,看大地寒来暑往,四季消长分明,看种子播散信念,古树支起苍穹。——熊培云 
 
97.“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己歌。”真理往往最朴素不过,这两联如大白话一般的诗句,却道出了生与死、个体与世界千变万化的纠葛的真相。 
 
98.朴素是生命的动力,放弃朴素,也就丧失了生命的动力。朴素既是坚持又是失去,失去的是无限膨胀着的享受欲,坚持的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纯洁性。 
 
99.一个作家的笔必须违背大多数人的意志,并非人云亦云,而是突出个人争取自由的天性。 
 
100.血沃之地将真正生长出金麦穗和赶车谣。 








有些随手抄笔记上的忘记署名,全为手打。




需要转出去请注明来源及lo主名称,最好私信我。




请大力点小红心和推荐,让更多身边需要的人看见~








多读书,读好书。勉励。


【夫妻相性50问】

Etion:

各位病友你们好,欢迎来到【你是疯儿我是傻,你是地雷我是瓜】节目组,我是E喵,七夕来了,病友们还是一个人吗?又到了这个掉节操的环节,上一次我拜访的cp是隔壁的刚呆,不得不说Dr.Isles刷新了我的三观。这次我们请来比(更)较(加)正(丧)常(病)的两口子,欢迎肖根入场,迷妹们把持住自己。

1请问您的名字?
Shaw:Sameen.Shaw
Root:Samantha.Groves,你看我们都是Sam.
E喵:是是是,以你之姓冠我之名。

2 年龄是?
Shaw:这个你不用知道。
Root:我18。
E喵:跟没说一样,下一题。

3 性别是?
Shaw(不膏幸):女的。
Root:你猜。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Shaw:我懒得说太多,但是说起来你绝对想不到我会说什么。
Root:多变!我喜欢新鲜。

5 对方的性格?
Shaw:腹黑神经病女疯子飞跃疯人院小能手单声道达人自傲自恋sm狂魔熨斗神电击队种子选手上帝的好宝宝长得不好看(并不)花样作死冠军对我老板有着疯狂迷恋的病娇……【大锤你觉得自己活长了是么,这特么是性格特点?!我读书少你也不能骗我啊!】
Root:爱吃。
E喵:还是根妹一针见血。
【让我们给大锤点蜡烛】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Shaw:自己把POI216多看几遍好么!太耻辱了!
Root(笑裂):酒店房间。嗯!你们都懂。
【我们都懂!】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Shaw:嗯,这次的poi长得真好看。
Root:呦还是个女的。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Shaw:不犯病的时候。
Root:吃的时候。
E喵:你们两口子有特殊的卖萌技巧。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Shaw:总跟TM对话,神经兮兮的。
Root:等一下………………噢,宝宝说了,冰箱里的牛排都喂Bear了。
Shaw(气炸):什么?!
Root:不讨厌她,我喜欢她这样。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Shaw:你以为我想!【你想】
Root:我们一起一定会很好玩的> <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Shaw:Root.
Root:Sameen,Hammer!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Shaw:都可以。
Root:宝贝儿,甜心儿……【大锤白眼】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Shaw:苏格兰折耳猫。
Root:柯基犬。
E喵:总算是老天开眼!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Shaw:我想物质上的她大概都不需要,如果可能,我希望她的右耳可以恢复。
Root:牛排,一把漂亮的枪。
【迷の感动】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Shaw:她说对了。
Root:我要我的Hammer!
E喵:唉大锤你可长点心吧!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Shaw:不满跟讨厌的不一样吗?
Root:我说了没有啊。
  
17 您的毛病是?
Shaw(瞪):你觉得我有什么毛病?
【你矮呀。。。。】【突突突突突突】
Root:我的毛病或许是长得太好看。
E喵:.....................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18 对方的毛病是?
Shaw:我能把性格特点那段再说一遍么?
Root:显然是不能的!
E喵:呃...算了这题跳过吧。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Shaw:她一个人做任务的时候我就不高兴。
Root:Sorry,但是TM要求的啊...
Shaw:她让你去送死你也相信!
E喵:哎别吵别吵,导演这段掐了别播...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Shaw(沉着脸)......
Root(沉着脸)......
E喵(心虚)...下...下一题。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Shaw:就像你们理解的那样。
Root:她是我女朋友。
【根妹我们爱你!!!】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Shaw:那个,我骑摩托车带她刷任务那集算么?
Root:我觉得从熨斗那里就算了~
E喵:啊啊啊啊求别的时候的约会啊!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Shaw:嗯感觉还好,很多人没仔细看,她把头盔扔给我以后是我坐在前头带着她的,而不是她带着我。
Root:我是她的big fan呢!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Shaw:可以信任了。
Root:快爱上她了>3<
E喵: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Shaw:我家。
Root:她家。
E喵:都干啥啦!!!快说啊!急死我们了!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Shaw:带着酒和蛋糕去她家,她会准备好牛排等我。
Root:准备啊?噢洗个澡化个妆,喷好香水去找她。
E喵:天呐!根妹要跟大锤滚床单么准备得如此勾引人。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Shaw:她。
Root:对是我。你们知道我这个人说话都比较暧昧,我其实总说只是她都没听出来。
Shaw:我是懒得理你。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Shaw:不叫喜欢,那叫爱。
Root:特别特别喜欢!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Shaw(认真脸):我没有像这样爱过谁吧。
Root:Absolutely!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Shaw:她说“相信我”,因为她有上帝,我能怎么样呢。
Root:不会有。除非是我真的想纵容她。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Shaw:突突了让她变心的人,如果是Finch就算了。
Root:她不会喜欢别人的。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Shaw:不可以。
Root:不可以。
E喵:啊这两口子终于一致了!喜大普奔!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Shaw:她会有危险吧,我就要去找枪救她了。
Root:她是个有时间观念的人,她绝对不会迟到,但是我可能早去一个小时布置。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Shaw:她随时都比较性感。【这是真哒!】
Root:认真的时候,还有受伤时头发凌乱满身是汗她还要咬着嘴唇止血的样子。
E喵:根妹你什么特殊的嗜好。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Shaw:嗯她说话离我很近时。
Root:为我解扣子看伤口时。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Shaw:搂着她睡觉。
Root:我能说是每次她执行任务回来的时候吗?因为知道她回来了,所以感觉没有什么比她活着更好。
【太感动了TAT】
  
39 曾经吵架么?
Shaw:不曾,我们都是讲理。
Root:没有,她说不过我。【这才是真相好么大锤你老实点!】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E喵:她们说这个问题她们不想答。。。



  
41 之后如何和好?
Shaw:我们不吵架,但是会冷战,一般结局都是以她跑过来亲我然后请我吃饭告终。
Root:她总爱生气,我就要哄她。
【傲娇攻与温柔受?(呸)】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Shaw:不想。我再也不想遇到她这样的人,但是此生遇到就好好对待吧。
Root:我不相信转世。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Shaw:她打来电话说想我。
Root:我需要某件东西,我还没来得及说是什么,她就给我了。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Shaw:我并不擅长浪漫,只是给她保护。
Root:除了TM,任务,就是她。
【根妹痴汉...】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Shaw:目前还没有。
Root:她一意孤行不听我的,还有暴力sex。
E喵:矮我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Shaw:带刺又漂亮的玫瑰。
Root:狗尾巴草!
【现场穿来了突突声】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Shaw:有,我们都有太多秘密。
Root:以后会慢慢告诉你。在安全之前TM什么都不让我说。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Shaw:对德西玛和撒玛利亚人的无力。
Root:我自卑的地方是很多的,但是我不会告诉你。【行行行。谁让我们喜欢你】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Shaw:我觉得大家都知道了。
Root:公开就公开,我不怕谁说。反正多嘴的都死了。
【这...】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Shaw:如果我活着。
Root:嗯,我爱的女人就她一个。
Shaw(突然扭头):那你爱的男人有几个?!
Root(笑):都死了。

好感谢她们夫妻二人的精彩回答,我...唉?什么?你们要看后五十问?不行不行,有小孩子在...好了感谢观众朋友们...啥?就要看?!
导演!导演!

导演说根据这期节目收视率和反馈情况而定要不要进行后五十问。
谢谢病友收看。再见。

Carnival

折扇轻步笑风流:

脑洞来源是微博首页的一张图……灵感来源


此处放的是糖版,放心。


微博上是报复版,不要看。




Shaw讨厌游乐场,讨厌节日,也讨厌疯闹着跑来跑去的小孩子,还有花里胡哨的巡游花车和穿着傻兮兮绒布卡通服装四处招手的工作人员。


愚蠢的游乐园嘉年华。


还有跑到这里搞事的愚蠢的号码。




“一小时后96.89%的几率会下雨,而你没有带伞,sweetie,要速战速决了。”


“不要学她这么叫我。”Shaw追着号码来到了一个位于魔法城堡形状建筑的仓库。


“对不起。”耳机里沉默了一会,再开口语调明显机械平缓了不少。


Shaw没有接话,撬开了锁,在堆满卡通道具和服装的架子里小心的潜行。兔子耳朵、糖果手杖、仙女的魔法棒……Shaw撇撇嘴,仓库深处有细碎的声音传来,Shaw藏身在一个架子后面,探头去看。


一共6个人,胖胖的号码先生正在往身上套着一件布偶服装,好像是只老虎。


好吧,还挺可爱的。


前提是如果他没有握着枪并且带上老虎爪子的手套的话。


其他人也纷纷换上表演服,看来宽松的布偶服为藏匿枪械提供了不小的便利。


Shaw的眼角忽然狠狠跳了一下,她看到角落里有一套姜黄色的服装,旁边放着一个难看的熊脑袋。一个人正要弯腰去捡起来穿上。


“……贝贝熊先生大受欢迎呢~”


回忆刺入脑海,心跳加速,但握枪的手却很稳,一个点射射穿了那人去拿熊脑袋的手。


“别碰它。”


其他人反应很快,还击又凶又猛,有一枪甚至射中了Shaw的肩膀。


有点分神了,Shaw捂着肩又看了一眼傻乎乎的熊脑袋。


怎么看都依然很丑。




二十分钟后,Shaw走出仓库,留着一堆倒地呻吟的家伙,从外面锁好门,让TM打给Fusco善后,而贝贝熊则被妥善地放在了她能够到的最高一层的架子上。


天空阴沉沉的,看来是快要下雨了。中枪的肩膀还在流血,TM在耳朵里喋喋不休的报出最近的医疗救助地点,但Shaw却走得很慢,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Root离开近三个月了。


但这次的模拟仿佛永远也醒不来。


真实的疼痛,身体的,心里的。模拟的太真实,应该给撒玛利亚人颁个奖。


Shaw来到一个舞台前,很多孩子聚在这里,舞台上正表演着热闹的舞蹈,用耳朵飞翔的大象、尾巴像弹簧能走路的老虎、偷吃蜂蜜的熊……


台上台下热闹极了,欢呼的人群就在眼前,但笑声喧闹声又似乎很遥远。




“或许应该有个蠢爆了的熊来表演被揪着尾巴挨揍的节目。”看着舞台上拧气球的小丑,Shaw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孩子们应该会喜欢。


阴沉的天空终于开始下雨,雨淅淅沥沥的下,慢慢越来越大,淋湿了天使的翅膀,浇花了小丑的妆……游乐场的嘉年华不得不提前中断。


舞会结束,灯光熄灭,人群散去。Shaw却没有等到她想看的那个节目。


站在空空的舞台下,雨水灌进脖子,Shaw捂着肩膀的伤口,觉得又累又冷。


游乐场的长椅被雨洗的湿乎乎的,但Shaw还是决定坐一会,缓解一下失血带来的眩晕感。




“伤口要保持干燥,doctor。”


雨一下子停了,上方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Shaw猛地抬头,一把雨伞举在她的头顶,旁边站着一个蠢透了的贝贝熊,雨水把熊的毛弄得湿哒哒的,又傻又丑。


“这雨下的真不是时候,我还没表演呢。”贝贝熊歪着头,十分委屈。


Shaw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疲惫的低下头,捂着眼睛沉默了一小会,轻笑着靠在了贝贝熊柔软的肚皮上。


“你那副蠢样子今后也就只有表演给我看了。”


“那你喜欢贝贝熊吗?”


“适可而止,Root,我还在克制自己不去揍你。”

肖根衍生剧qingyuan+投票推广 *不能上外网的迷妹点进来看下* *HE强迫症患者请进*

折扇轻步笑风流:

帮扩


Vesna f. Eboshi:



外粉发起的肖根番外衍生剧petition链接: https://www.change.org/p/netflix-root-and-shaw-spinoff,如果能实现的话会在netflix播哦 




*这个网站用每个邮箱签一次算一票,如果有多个邮箱建议每个都用一次








还有粉丝做了另一个很酷炫的投票网站http://4aspinoff.com/ (最好在这两个网站都参与)




4aspinoff.com 投票指南:




按那个向下的箭头,翻到图中这一页时点“Absolutely”












翻到最后一页时,点击红色的“Totally will watch it", 就投票成功了




*一个ip地址在这个网站投一次算一票,也就是说在家里和在有公共wifi的地方各投一次算两票!强烈建议买了那种多线路v//p//n的迷妹或迷弟连接到每个线路各投一次!如果换了ip地址还是显示已经投过的话,清理浏览器cookie缓存等应该就可以再次投票了








.................................................................................................................................




这两个网站如果打不开,不fq的可以临时用下(免费免安装)https://aiguge.xyz/pac-itzmx/以及http://www.youbiyao.net?y 有时候不用代理,改dns可以加速没有彻底被封的网站:①把dns改成谷歌提供的8.8.8.8和8.8.4.4;②改成114.114.114.114,第二个空着或改成114.114.115.115;③去搜“无污染dns“也可能有好用的 




不过对于网络封锁严重的地区,改dns有可能导致什么网站都上不了,所以如果试了不好用请把dns换回自动,还是用代理比较好




实在打不开网页的话,可以邮pr@netflix.com表示希望Netflix制作番外








*签名和投票的两个网站都没有数量限制




*番外可以不完全按照正剧来 即使接着正剧编续集写手们肯定有各种办法让Root吐便当








上面两张都说得很有道理有木有!!!








顺便鄙视下垃圾网易的mingan瓷检测,petition的中文竟然属于mingan瓷




...................................................................................................




 (●'◡'●)ノ♥~~~来参与的都是真粉,分享几个肖根剪辑 




B站上的肖根HE剪辑by脉西皮: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5128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7983/  




Root 1080p全剪辑by江烬沉




肖根HE重组剪辑by通菜adai (这位Po主发的链接是手机版有些不方便,我存到网盘里整理了一下,点击右边链接转存 提取码5uia )




POI全集资源点这里








看完帮忙转发扩散下,谢谢! 也欢迎分享到微博QQ微信哦




 




@POI百合病社  @秋乙一  @Shay_shipshoot   @肖根视频仓库L馆  @那奏是传说  @吃撑的赤城桑   @Tibette肖根  @子非鱼  @顾子时  @SPAINXY-  @MistressCara  @Real库克   @Nick小汤包    @柠   @小驴屹耳 @佛四李  @李瓦    @囧木   @洗白白  @Traaaaaaa  @黄芥味三明治     @Rhaw Shooter  @4AF  @4Af  @4AF十八喵  @4AF6741  @Amy Acker     @Machiato  @霸王别搞基咯   @璃白  @菜门奥义·八耻  @高爷的胖次  @自给自足自耕农  @Collapsebeans  @野生豆太TOMATO  @FR.SHOOT  @Shoot 同人屋  @kojima_ai  @靛蓝菌  @赵子坷2012  @Sasori-蠍子  @一升sim卡  @通菜adai  @angela_n  @折扇轻步笑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