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e

•肖根• 终究逃不过这对完美CP

小天使锤砸:

也许是3、4月份,总之某天在宿舍偶然听到同寝室友鬼哭狼嚎,而我出于关心问候了一句。而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 “中枪了!不要阿!!这就死了?不可能啊!怎么也算主角阿!” 我扫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噢,是个美人儿在哭泣。而我出于不忍,希望能分担下她的难过,于是我又问了一句 “谁?” “另一个女的,我觉得她是主角!不应该这么快死的!我不相信!*#@/_~*.. 而且,这个女的跟她在剧里是情侣,*#@/_~*..” 其实我并不感冒剧情,事实上我很抗拒熟人安利给我的东西(恶习),可她的话终究吸引了我,在我不露声色的追问下,终于了解到 -- 嗯,美人儿和中枪的是对CP。 突然有了想看的欲望阿~


可傲娇的我并没有立即就搜资源看,而是一直拖拖拖拖到了放暑假--7月份(没错,已完结)。 从101看到513,我只用了1个半月。那段时间几乎可以说是废寝忘食地看,而冲着肖根去的我把所有重点都放在了她俩身上,以至于从一开始,我便隐隐感觉到她们之间微妙的情感(yeah~so subtle~),甚至基本有关她们的镜头,特别是同框,我得重播好几遍,而每看完一集关于她们的,就去微博搜一搜大家对这一集的看法,深怕自己miss掉什么。说实话,123(根妹出场)、216(ironing)、306(肖根组队)、312(根妹勇救妻落入敌手)、317(根总投食换来Dr.Shaw的关心)、320(迈阿密honeymoon)、323(根妹勇救妻俩人街头对视say goodbye)、401(蓝裙根色诱慢热锤涂口红)、405(give shaw message梗)、407(something I care about梗)、409(根妹勇救妻并淘气地扎了娇妻一针)、410(为求娇妻原谅call外援扮bear亲手喂食招式百出)、411(一吻换一娇妻)、504(第6741次船戏)、507(4AF)、509(you die,I die too梗)、510(你没die,我被编剧这个bitch强行die梗)、513(望眼欲穿TM梗),这一路看下来,短暂的追剧时间并没有允许我的激动情绪持续存在,嗯,411 504 509 510我一天看下来了,我的情绪大概就是:哈哈哈哈,终于亲上了!老娘等了……卧槽?中枪,根妹别哭,阿我好伤……哈哈哈哈,献吻啦!滚床……卧槽?假的?6741?阿我锤锤你要坚……哈哈哈哈,重逢啦!快滚船……卧槽?卧槽???黑人问号脸
总之,看完之后,我突然轻松了,我觉得我终于可以不用天天熬夜看了。可是,晚上入睡前,突然一股害怕的情绪涌上心头,愈演愈烈。我赶紧拿起手机,上微博搜各种有关肖根的东西,然后是百度SSAA,然后搜她们的采访……
嗯,那也是我这十几天一直在干的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留住Shaw和Root。

唉,不得不说,还是AA的笑裂和SS的笑声最能安抚我焦灼的心。❤️❤️

【肖根】Fusco's diary

立世无痕。:

标题:Fusco's diary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肖根


特殊题材警告:豆豆视角,正剧向接510


HE请放心食用,七夕节贺文,肖根快结婚吧。


—————


1.


可可泡芙小姐是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点。死亡?不,死神都不敢收她,除非他想让地狱变得一团糟。


手术室外的灯亮了很久,这是个好征兆;自从爆脾气小姐进去后也过了很久,这也是个好征兆。


“没有人能宣告她的死亡,除了我。”


暴脾气小姐这么说。


我一直无法相信Shaw曾是个外科医生,我想我现在信了,而且她绝对是Danm good的那种。




2.


我就说香蕉巧克力脆小姐是不会死的,自从昨天手术后魔王小姐已经守了她十一个小时了——在亲自进行了8个半小时的手术后。


Shaw就像从不需要睡觉一样,但我还是应该来替她的班。每一个医生都会说,手术后24四小时内搞上床是不明智的选择,而她俩很像是会发生的样子。


但她在抢走我带去的牛排和三明治后把我赶了出去,她真应该照照镜子,这幅模样可可泡芙醒了不知道要怎么心疼。




3.


好消息,可可泡芙醒了。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爆脾气小姐不肯让我换班了,当可可泡芙睁眼的第一刻看到她时就好像被打开了电源开关。


谁能想到那个暴力狂还会玩这种浪漫的。


她甚至没和我打招呼就又睡了过去,看在她是个负伤英雄的份上我不计较了。


Shaw趴在可可泡芙的床边也睡过去了,我偷拍了一张,感谢上帝她不会发现。




4.


奶油泡芙小姐被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至少“她”说是安全的。


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四眼是怎么弄出一个性别为女的机器的,而且“她”还用着奶油泡芙的声音。


You know what?连那个调情的调调都一样!谁都不能忍受“她”和可可泡芙用同样的调调轮番出现在耳机里(当然暴力狂小姐不能算在 谁 里)。


四眼儿真的跟香蕉巧克力脆毫无关系吗?我是说,这俩喜欢倒腾电脑,跟个机器卿卿我我,看起来就像是父女什么的。


我猜等可可泡芙和爆脾气小姐结婚时他肯定会出嫁妆的,他好像有一个瑞士银行的钱似的。


我希望能给她俩作伴郎,嘿,女女结婚也要伴郎的吧。




5.


不知道那个该死的撒马利亚人是啥玩意儿,但它的特工真是难缠。


Shaw和我在一起,四眼儿去弄什么病毒,神奇小子大概和他在一起。


Bear守着Root,他们会很安全。


可可泡芙说,我必须要信任“她”。


好像我还能选似的,我都为那个什么机器干了多久的活了。




6.


神奇小子进医院了,不过奶油泡芙说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赢了,虽然不知道我们到底赢了什么,但感觉真是不错。


四眼儿在医院一直呆到了神奇小子醒来,果然祸害都死不了太快。


然后神奇小子被挪回了可可泡芙修养的地方,四眼儿跑去了罗马。




7.


爆脾气小姐把香蕉巧克力脆接回了自己的公寓,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


她们到底为什么还没结婚?




8.


爆脾气小姐把bear也接走了,还到了警局有了个正职,上帝啊,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9.


爆脾气小姐手上多了枚戒指!!!!




10.


我一点也不奇怪奶油泡芙小姐手上的戒指跟爆脾气小姐是一对的。


但她俩居然不办婚礼?!




11.


四眼儿带着一个红发女人回来了,他俩手上也带着对戒。


为什么他俩也不办婚礼?!




12.


四眼儿包下了教堂,天我真应该多拍几张暴力狂小姐穿婚纱的模样。


可可泡芙穿婚纱好看的跟天使似的,我绝对不是故意多看几眼。




14.


我在换衣间外听到了可可泡芙的喘息声,很大的那种。


还有化妆间,


还有后厨,


还有……


这俩人就不能去房间里搞吗!


幸好我没把儿子带来。




13.


神奇小子参加婚礼带了女伴。


我带了bear。




14.


四眼儿牵着奶油泡芙并把她交给了暴力狂小姐。


好吧,这竟然让我想哭,感动的那种。




15.


#root


#root


#root


#root


#root


………




16.


该死的!可可泡芙黑了我的电……


#root


#root


#root


#root


#root


……




17.


就不能有点私人隐私……


#root


#root


#root


#root


……




18.


#Shaw的照片我拿走了,拍的不错,Lionel




19.


我下次会用纸写日记的。




—————


宝宝们想我了吗!快和我说说话哦



【翻译】【肖根】The Beauty Gets Away From You

free维塔:

授权: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90699?view_adult=true


配对:Root/SameenShaw


分级:Mature


 


翻译渣渣:年迈不堪重负译到最后跪着求饶的free维塔


校对菊苣: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果断承担译H重任的 @秋乙一【给你加饼干


 


Notes:作者福娃菊苣基于去年SDCC上播放预告的最后Root接电话那段写的猜想。基本上就是看英文很难懂,译起来整个人都懵逼的诗意盎然的意识流。


4x11播出刚好一年,POI拿了PCA的奖,这篇文也终于憋了出来...Enjoy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八个我们爱肖根的原因》——CBS官方出品

free维塔:

显然Shaw和Root是你们最爱的银幕情侣。(显然官方迷到了自己制作GIF的地步……)




1. 她们照顾对方。


    而且,善将调情掺杂其中。



2. Root对感情事毫不掩饰。


    Root非常关心Shaw,会尽力保她安全,即使Shaw讨厌她也不要紧。



3. Shaw知道怎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Shaw试了几种策略去让Root同意她去帮Reese——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就像她能看穿Root的内心,将她对自己的感情好好利用一番。(被宠溺者,肆无忌惮。)



4. 她们的羁绊能闪瞎旁人。


    当Root担心最糟糕的结局会应在她身上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



5. Root去找Shaw要美容建议。


    她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因为她们就像是两块拼图,既有足够的相同点去共同面对世界,也有足够的不同点去契合对方。(po主最喜欢这句话!!!)



6. 她们都热衷暴力,虽然方式略有不同。


    Root终于找到机会了结Martine,这个射伤了Shaw的撒马利亚人特工。(婷婷被自家船长杀掉也算迷妹的最大成就了)



7. Shaw愿意牺牲自己去救其他人。


    尽管Shaw感情的音量很小,她依然有在乎的人。



8. Root能看穿Shaw的借口。(艾玛这条细想也是瞎,官方解释407最后那段Root完全明白Shaw是专门找她,说我有在意的人所以不跟Tomas走。所谓的"No"和“看不懂Finch的用词”只是锤锤傲娇啦,“根看穿”都懂~~~)


    尽管Shaw感情的音量很小,她依然有在乎的人。


------------------------------------------------


原文链接:http://www.cbs.com/shows/person_of_interest/news/sme/61/8-reasons-why-we-love-shoot/393/1-they-take-care-of-one-another-/


能翻墙的迷妹们记得去POI的官方Twitter账号转发https://twitter.com/PersonInterest/status/603256736103997440





还有去facebook点赞哦:https://www.facebook.com/PersonOfInterestCBS?ref=ts&fref=ts




【翻译】【肖根】For You, For You, For You

free维塔: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如下。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28766


配对:Sameen Shaw/Root【肖根无差】


分级: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高虐


-----------------------Note-------------------------


①感谢 @秋乙一  拔刀相助,帮忙理顺了中文句法,拯救文渣于水火中。


②超级喜欢这篇文,因为刀插得太到位,虐得太带感,看的时候差点看哭然后译的时候被虐得几乎继续不下去,反正迷妹都是抖M我知道的。Enjoy ︿( ̄︶ ̄)︿


-----------------------正文--------------------------


她睁开惺忪的双眼,一阵心慌,不太记得清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开启的窗户透进了丝丝凉意,她慢慢从床上坐起来,这才认清周围的环境。毫无美感的窗帘遮掩住煞白的墙壁;床单缠着她的腰部,勒得有点发紧;往浴室方向看去,隐约能看见花洒还滴着水。


在她身边放有一排装有维生素的药瓶,是The Machine强制要求她吃的,而她想着,今天就停药一次吧。


Root感觉她已经在纽约最死气沉沉的这家酒店里呆了很久了。酒店四周是荒芜的田野,让她开始想念城市的气息。她依然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但她知道过几天事情就会清晰起来的。


威胁还没有彻底消除。而如果其他人因为过于自大而不能理解的话,那么Root只能自己完成这件事。


-------------------------------------------------


The Machine一如既往地准时,开始向她传达任务。


The Machine告诉她,完成这个任务,这场没人乐意被卷入的游戏就能彻底结束。


-------------------------------------------------


事情发生在五月。


她梦着、梦着、梦到洒在她皮肤上的阳光和双脚轻触的草地,小鸟在闪着红光的摄像头上歇息。事情不总是这么美好。她记得那些枪林弹雨、飞火流星的时光。


Samaritan被消灭,The Machine遭受重创,而Sameen Shaw回来了。


事情发生在五月。这点,她可以肯定。


-------------------------------------------------


耳边仍然没有声音, The Machine几天没和她说话。Root回想了一下,耳里好像已经沉默了好几个星期。这算不上反常,毕竟“她”经历了无比惨烈的战争,“她”需要时间来恢复。所以,Root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在缺少The Machine指引的情况下,虽细节模糊,但任务大体还是明确的。Samaritan仍然在废墟里挣扎,而这个女人就是关键。


公共休息室和酒店的其他区域一样毫无生气,Root感觉她像要被苍白的颜色和昏暗的灯光淹没了。她的号码,一个酒店的常客,正在看着报纸,对职员笑面相迎。


尽管不情愿,Root也要做和她相同的事。这是她在这里的原因,她要竭尽全力帮The Machine;这也是她被卷入这场战争的原因,她要为她的上帝服务,尽管没有人能彻底理解“她”。


她的号码走到早餐吧台泡了杯茶,Root耐心地看着她加奶加糖,然后她低下头,继续写她面前这完成了一半的填字游戏。


-------------------------------------------------


Harold每次来时,都会高度紧张。他走进休息室,环顾四周,好像随时都会有迫在眉睫的威胁出现一样。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为什么还留在这儿,Root便已经先笑了,她倾身抵着茶几对上了他疑惑的眼神,“工作永远不会停,Harold,”她边说边往椅背一靠,“这事最好如‘她’所说的那般重要。”


看着他不解的眼神,Root立即便后悔告诉了他。“你有新的号码要处理?”Harold问到,而Root分不清他到底是伤心还是吃惊。


“很重要的号码。”她点头。


Harold再次观察了周围的情况,抬了下镜框,然后满脸困惑地看着Root。“那么谁是你的号码呢?Groves女士。”


显然The Machine没有将计划告诉任何人。“‘她’还没告诉我。”


Harold只是静静地坐着喝茶,过了一阵,他把茶杯放下转而直视她。“也许你应该暂时别急着任务,”他的眼神上下游离,最后落在了她的肩膀上,“过去的一年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艰难,你不会希望现在就开始工作的。”


“这个号码很重要。”她笑着回答,她猜得到最近这段时间Harold是有多么的身心俱疲。“解决了这事,就能彻底结束了。”她这么说,希望能让他感觉好些。


但是这些话并没有起效,因为Harold只是摇摇头继续问,“结束什么?Groves女士。”


所有人都认为威胁已被消除。Sameen安全了,Samaritan被消灭了,已经没有危险了。但事实并非如此。Samaritan比他们所想的要更为强大,它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还有残余势力,Root知道威胁并没有彻底清除。


但是她不能明说。他们差点在战争中被团灭,向Harold解释敌人仍在伺机反击的事实会再次让黑暗笼罩小分队,所以她不能明说。


“等我处理完这个任务,”她说,“等我拿到需要的信息和完成该做的事之后,我再和你解释。”她看到Harold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然后他转过头朝一个正在和住客聊天的职员点了点头。“别生气,Harry。”


“我没有生气。”


“你留意到自己的表情了吗?”


他把注意力转回Root身上,直了直身子。他双眼无神,嘴角生硬,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一丝悲伤。“我只是困惑,不是生气。”墙上的挂钟上周就坏掉了,但他还是看了一眼指针,假装被上面显示的时间吓到了。


她有点失望,但她必须继续监视号码,而他仍要批阅论文。“这么快就要走了?”她主动问到,主动给台阶下总比让Harold自己借故离开要好。


“我会回来看看你的进展,”他的语气既带着冷漠,又似乎有些内疚,“请尽量别惹事。”


他一瘸一拐地离开,五月的事件让他的腿伤上加伤,也让他变得更铁石心肠,那之后Harold就几乎再也没露出过笑容。


“我不会的。”


-------------------------------------------------


三天之后,指示传达到她的人工耳蜗,她得到了一个名字。


这是她得到的号码信息:Donna Gable,34岁,出生在俄亥俄州,之后周游全国,最后定居纽约。大学专业表演艺术,成绩中等,最近刚离婚。


Samaritan选择Gable作为自救最后的关键棋子,是因为她对大局一无所知、只会盲目追随指令。她属于可以随时替换的人,即使被抓到、被逼供,她也只能提供模糊断层的信息。


Root确定,Donna Gable是彻底毁掉Samaritan的关键。她只是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


在她的记忆里,五月的行动是成功的。


诚然,有人丧命于战火,The Machine被侵袭,John和Finch受了伤。然而,他们救回了Shaw。


Shaw受到了极其严酷的折磨,身上伤痕累累。最后她在Root的搀扶下逃了出来,身后的建筑物被火光笼罩。Root每一次搂紧她,都会闻到灰烬和烧焦皮肤的味道,还伴随着Shaw无法自控的痛苦呻吟。羸弱瘦小的躯体贴在她身旁,在脱险之前,Root都不敢喘一口气。


事实上,在失去Shaw的那些日子里,Root一直感觉自己无法呼吸。


-------------------------------------------------


她在橱柜里找着东西。Reese突然走来吓了她一跳,让她想着自己入住时为什么没有随身携带武器。她转过身来,Reese往后退了一步。她想,自己可能是忘记锁门了,不过,这也不大要紧。


“你在做什么,Root?”他问,循着她的身影看向打开了的抽屉。


若提及号码的话,他只会和Harold一样,断然反对,所以她只是耸耸肩,说:“打扫。”


她这个搪塞的借口十分蹩脚。他怀疑地扫视了一圈,然后对上Root的微笑。“你扫得可是有点乱啊。”


Reese比Harold只稍稍有精神了一点儿。他面颊消瘦,也许是因为和Lionel在警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罪犯可不会停止。她想,就算没有号码跳出来,救人于他,也算是习以为常。


“家务从来就不是我的长项,你应该能理解吧。”


他点了点头,但不代表他相信她的谎言。“Finch告诉我,你得到了新号码。”他后退了几步,观察着房间。他来过这里很多次了,但每次他都像是第一次来一样审视着白色的墙壁和铺好的干净床单。最终他指着维生素瓶问她,“你有吃这些吗?”


“你对我健康的关心真让人感动,John。”她边踱步边翻着白眼,而John只是挑眉回应。“你和Harold是在背后谈我的八卦吗?”


“如果是真事,就不算八卦。”


其实也不全是真的,但她没有否认。他的指尖仍然在瓶盖上滑动,最后她决定各退一步。“我可以告诉你号码的事,但是你得答应帮我一个忙。”


Reese下意识地露出怀疑的目光,他把手收回来垂在身侧,然后扣在后背。Root坐到床上,笑看他的内心斗争。过了一阵,他点头同意,低声说:“继续。”


她即刻兴奋起来,坐直了身子,轻松自在地说,“我的号码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掌握着Samaritan最后的存活希望。”


如她所料,Reese只是缓缓眨眼,无动于衷地说。“Root——”


“我还没说完呢,巨人先生。”Reese吞下了未说出口的话,Root继续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去年五月我们摧毁了Samaritan。但是我认为这就是她为什么长期留在这里的原因,因为她和上线失联了,所以她不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Reese盯着她看,沉着中带着愠怒。“Root,Samaritan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不确定它的数据会以何种形式存在,不知道是会存在硬盘、还是手写的代码。但是当我拿到手之后,我可能需要你帮忙破译。”


“不行。”


Root举起手指比划了一下,不满地说。“这可不行,John。你可是保证过的。”


Lionel来了电话,他并没有留太久,临走前,他告诉她不要继续犯傻。


-------------------------------------------------


五月,五月,五月。


她不停地梦到五月的场景,每次醒来,都会有一种莫名想吐的感觉。


-------------------------------------------------


Root手里摇晃着维生素药瓶,低头看着。Shaw走向她。


“你不会真的要吃这些东西吧?”Shaw一脸嫌弃地嘟嚷道,“你才不需要这些,都是骗钱的货。”


有时候,Shaw的回归会让Root感到心痛。“这算是医嘱吗,Sameen?”她从床上坐起,并没有把掀起的衬衫扯下来。不过Shaw还是一脸冷漠,所以Root只是耸肩说到,“我最近没时间吃。”


“好事。”Root放下药瓶,Shaw走到窗边坐下。“这种东西蠢透了。”


窗外吹进的凉风扫过她的发丝,萧瑟衬托着她沉思的眼神、严肃的嘴角。她就像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人,Root时常在想到底怎样才能修复这个破碎的女人,要怎样才能永远留住她。


“你的情绪和这天气挺配的,”Root戏谑说,把被子掀开然后双腿交叉坐起来,她凝视着Shaw,“美丽且阳光。”


Shaw翻了翻白眼,扫了眼Root然后重新看回窗外的景色。“你要找间好点的旅馆了,这间真没劲。”


“我很快就能结束任务了,你觉得现在是换旅馆的好时机?”这话不全是假的,她的确有了进展。昨天,Root跟着Donna Gable回房间,敲门向她借卫生棉条,然后趁她去拿的时候搜查了房内的抽屉。


Shaw的语气毫无波澜,“听说你接到了号码。”他们很久都没收到The Machine的指示了,所以Root想这个话题会很难开口。“‘她’有打算多透露些吗?”


“我不能说。”Root轻声说,同时站起来向Shaw走去。“别吃醋,Sameen,我乐意分享。”


Shaw斜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我现在是职业杀手了,”她听起来略有不甘,“女杀手,都差不多。反正我手上的活儿多着。”


“我想也是。”Root挑了一下眉,无视了Shaw的埋怨声直接在她身边坐下。


有时候,或者说多数时间,Root在看着她时,会有伸手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但是她们的关系不包括拥抱,她们不会做这种事,Shaw对肢体接触很是抗拒。所以Root觉得只要能够看着她就可以足够满足。


Shaw望着远方,“你装好摄像头了吗?”


 “不需要。”那女人的生活很无聊,就是睡觉、吃饭、读书的循环。监视她的日常行动已经够呛,再要监视她睡觉简直就是天大的折磨。“如果出了事,The Machine会通知我。”


Shaw带着嘲讽意味说,“‘她’最近很安静。”


Root的身子缩了一下,随后很快掩饰住了情绪。在这个世界上她只珍视The Machine和Shaw,但是当她们选择保持距离的时候,Root又感觉自己没办法留住她们。“‘她’在自我修复中。”


“随你吧,我得去干活了。”她的语气毫不在意,就像他们没在去年五月遭受重创一样。


“真勤快。”Root欢快地说,顺便朝Shaw一靠,眼睑微颤。果不其然,对方只是绷紧了脸。于是她坐了回来,不禁想着Shaw若不是如这样情感缺失的话,她们现在会如何。“也许有一天我会雇你呢。”


Shaw站起来挑眉,一脸同情地说:“你出不起我开的价。”她的步伐缓慢,Root别开头,不愿亲眼看着她离开,是最后Shaw叫了她的名字她才回过头。“别告诉他们我来过这里。”她撅起嘴,看起来既顽皮又可口。“我答应过Finch不会和你那些无聊的计划扯上关系。”


“你没牵涉在内。”Root耸肩。


“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不耐烦地说。Root只是再度把视线转回窗外。


房间瞬间变得寒意渗人。


-------------------------------------------------


Donna Gable的生活照旧是无聊透顶。


“这儿有人坐吗?”监视行动快把她闷疯了。


Donna被吓了一跳然后抬头对她笑。Root把问题重复一遍之后得到了答复。“没有,坐吧。”Donna拍拍坐垫示意,但她的手停留在凳子上久久不放开,Root只好主动把她的手拿开然后坐下。“请随意。”


Donna对座位的控制欲让Root不确定她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天气真好。”Root沿着休息区敞开的大门指向外面的景色。“你觉得呢?”


“当然。”Donna点头说到,她顺手拿起那杯已经摆弄了一上午的牛奶。“这是我最爱的天气。”


Root露出最灿烂的笑容,转身看着她说:“真巧。”


事实证明,这个女人不仅无趣而且没用。她不会主动提供信息,这点让Root觉得失望。她试着用夹杂了诱饵的故事去诱她露出破绽,比如——“你还真是个好心人(Good Samaritan)呢。”,只可惜Donna毫无反应。


不过,至少她这人看起来怪怪的,于是Root决定借故离开,还顺便骗到了Donna的邀请——她明天会去参观她的藏书。


-------------------------------------------------


她对Shaw说,“我读不懂她。”夜里,她们躺在对方身旁,但是彼此间没有接触。Root可以伸手拉扯Shaw的衣袖,她可以要求更多。也许,她会得到回应,也许,她可以重温电梯里那个让她双唇炽热到似乎要化为灰烬的吻。


Shaw嘴里嘟嚷着,把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神扫过Root。“可能都是假的,”她谈吐的气息触碰不到Root脸颊,“她大学专业就是演戏对吧?她也许是在你面前演戏。”


Root也想过这点,但是这理论不太对劲,有些事情说不通。“我认为她没那么聪明。”她转头看向Shaw,体内瞬间流窜了一股暖意。她一直都不习惯,不习惯每次靠近Shaw就会有的悸动。这种反应只在另一个人身上有过,而她已经失去那个人太久了。她低语,“她不像你。”这话脱口而出,即使后悔也无法收回。


Shaw重新注视着她,Root作势要抱住枕边人。伸出的手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被对方躲开了,Shaw低声说,“别。”语气好似肌肤之亲会要了她的命似的。Root会经常梦到自己抚摸着Shaw光滑的皮肤,在她的颈部留下串串唇印。


Root暂且把手收了回来。“是你主动吻我的,Shaw。”她揭露了心声,因为那个吻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里。那一吻发生在很久以前了,久到她怀疑现在再提是否还会有作用,是否还能证明些什么。但那一吻就像石头一样压在Root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她在那一吻之后失去了一切,而有时,是这空洞感在生生地蚕食着她。


Shaw看起来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她只能选择把身子挪往床边,远离Root。“别用这个来威胁我。”


Root摇了摇头,她没有威胁的意思。她宁愿看着Shaw选择疏远自己,也不愿让自己永远的失去眼前这个女人,起码这样,她所需承受的痛楚会小得多。她小声地回答,“我没有威胁你。”房间很安静,但是Shaw还在,所以Root耸耸肩说道,“我明天会去看她的藏书。”


Shaw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缓了一阵之后她才哼声回应,“我明天要去杀一个银行家。”


掩饰的情感和屡次避而不谈,久而久之,她们俩之间微妙的关系也就像是被遗忘了。有时候,Root会眺望远方,没有焦点,只触碰着自己的嘴唇,想着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


五月之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她看见Harold拖着断腿倒下、看见Reese忍着枪伤蹒跚而行,听到她身后Lionel血溅当场的声音,而她完全找不到Shaw的踪迹。


心跳加速,搜寻,破门,Root的耳朵响起一段静电声,然后就是彻底的沉默。


一切都发生在五月初,这点,Root可以确定。


-------------------------------------------------


清晨,她说:“假如失去了你,我会疯的。”


Shaw在床上慢慢清醒过来,白眼翻得快飞了起来。


“你本来就疯了,Root。”


有时候,她确定她说的是真的。


-------------------------------------------------


Donna Gable是插画书的超级粉丝,图多字少的儿童读物。Root只是哼了一声,强忍住询问的欲望。


“我识字,”Donna注意到了Root的神情,自我辩护道,“我不是傻瓜。”


Root摇摇头,笑容甜如蜜糖。“Donna,我没这么想。”


Donna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Root叫唤,“Donna?”


她耸了耸肩,把书放回书架上说道。“我只是喜欢看图片而已,我也不清楚,也许这些书是有点蠢。”


Root的手滑过Donna的背部,“没这回事。”Donna房间的构造和Root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放置的私人物品更多,墙上也挂了几幅画。Root觉得她把酒店房间当成自己家来摆设有点奇怪。她倚着书桌,注意到Donna这里也有相似的维生素药瓶,旁边还放着一本略显陈旧的日记。Root想,可能这就是关键。


Root没有携带武器,也对这个女人了解不多,所以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容易让人起疑。她选择日后再来偷走这本日记。


Donna咳了一声,慢慢走到她面前,两人的距离有点近,Root才发现她被注视着。“你看书吗?”她问到,Root点头回应,其实却已经记不起上次看书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


Shaw最近经常来,就差没登记入住了。


“她的做法很聪明。”Shaw在床尾踱步,手指敲打着床沿。“没有人会怀疑她,甚至能连她自己都骗了。”她停下了步子,转身看着正坐在床头的Root。“不过也挺无脑的。”


“我打算去偷了她的日记。”Root挑眉说到。


Shaw不屑地哼声,看着Root说,“真是高难度的任务。”


“她可能记有东西在上面。”她屈膝缓缓爬到床尾。“如果我可以摧毁Samaritan的最后希望,那么我们就彻底自由了。”


当她抵达床尾时,Shaw仍然趴在床沿没有走开,两人之间只隔着金属架。“你确定这个Donna就是关键?”


Root点头。“确定。The Machine告诉我的。”


她们靠得很近,轻声细语的气息能送进对方嘴里,Shaw微笑低头盯着Root的双唇,然后抬头说。“那你就行动吧。”


-------------------------------------------------


五月的事如闪回一般浮现在她眼前,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从梦中惊醒,冷汗淋漓。


五月的事如闪回一般浮现在她眼前,Root双脚颤抖,扶着摆放的瓷具,一阵苦涩涌上喉咙。


-------------------------------------------------


Shaw说,“有朝一日……”话只说出了一半,而后半句迟迟没有吐出。


床单很冰凉,但是Root不禁的想着,Shaw压着的那部分估计会很暖和。“什么?”


Shaw显然在犹豫,她咽了一口水,然后温柔地说。“有朝一日,我可以让你回吻我。”


Root忍不住笑意,转头盯着Shaw看,但Shaw却似乎不愿意面对她的直视。“真的吗?”


过了几个小时,等到Root渐渐入睡,Shaw才轻声说,“真的。”


-------------------------------------------------


总的来说,The Machine没帮上多少忙。


Donna大口吃着她面前那碗燕麦片,等到她的注意力完全停留在吃上面,Root才展开了盗窃行动。酒店安保设备很烂,摄像头每隔五分钟会转动半圈。利用在洗手间顺到的发夹,不到一分钟她就轻松打开房门顺利潜入。


日记仍然放在原来的地方,摊开摆在书桌上,旁边放着维生素药瓶和笔,还有一瓶半满的水。Root快速翻看了一下内容,里面有图片,潦草的字迹和用笔划掉的词语。内容大概是心理治疗的记录,但仅此而已。


肯定内有玄机。


-------------------------------------------------


她把日记递给Shaw,而后者并没有抬手接。“如果Finch发现是我怂恿你,他会气炸的。” 


Root扁了扁嘴,把日记放在了书架上。“我要上网查一下这些词语,但我的手机丢了。它们也许是关键。”她的语气不大自信,“Reese答应过帮忙的,你只要转交给他就行。”


“你自己给。”Shaw低头看着打开的书页。


她知道Shaw不会改变心意,但还是开口发问。“你怕他会做什么,Sameen?”Shaw严肃的表情很快便让Root作罢。不过,就算只能听听她的声音也好。“那至少你能跟我说说你最近的杀人经历吧?”


虽然不大情愿,Shaw还是满足了Root的要求。


-------------------------------------------------


一周之后,Reese看上去一脸惊恐。


“你偷了她的日记?”他从Root手上拿过日记,一边翻看一边问到,“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问题有够笨的。“你知道是为什么,”Root有点愠怒,“你为什么不相信我?The Machine给了我她的号码,我们都清楚Samaritan的势力有多大。”


他们站在走廊上,四下无声。也许她应该小心隔墙有耳。“The Machine已经不复存在了,Root。”


“别那么小气,John,我确定‘她’迟早也会告诉你新号码。”


Reese看上去很恼火,他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然后低头看着手中的日记。对方不回应,Root只好继续。


“听好了,我只需要你帮查几个词语,就是我画了线这些。这是线索,然后——”


“不。”Reese摇头拒绝,但他手里还拿着日记。


Root寄望于Reese能帮更多的忙。他不相信她,但试试无妨。“答应过就得做到,”她看到Reese沉了下肩,“你不必相信我,Shaw一开始也不信。但至少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他猛然抬头,凝视着Root的表情,皱起了眉。“什么?”


“如果调查之后还是一无所获,你也没什么损失嘛。”Root随手翻动了一下日记。“帮我一把,John。友好一点。”


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眼神凌厉,嘴角下垂,手紧紧地抓着日记。“好的,Root。”他的语气听起来虽然万分不情愿,但也可以视为胜利。“我会去查一下。”


-------------------------------------------------


Donna没找到是谁偷了日记,所以Root也不必坦白。


“你看见过吗?”她走向Root问到,此时Root正在公共休息室里看着电视。“棕色封面,看起来挺旧的。我记得放在书桌上的。”


Root有点同情Donna,因为她感觉快要哭出来了,Root觉得她并不知道自己房间里保存着的这个东西有多重要。“对不起。”她摇摇头,安慰性地把手搭在Donna的肩上。“希望你能尽快找到。”


在看着Donna踉踉跄跄地离开去问前门的职员时,她感觉自己是个坏人。


-------------------------------------------------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当Shaw闯进来时,她正处于迷糊浅眠的状态。她记得自己并没有为这个女人开门,所以房门锁要么是坏了,要么是她的房卡之前被Shaw顺走了。


Shaw没有浪费时间,她爬上床跨坐在Root身上。Shaw把双手放在Root的头部两侧作为支撑,身体下压,几乎便和她碰在一起。“你告诉了他,”她的眼里闪着怒火,呼吸沉重,“我叫了你别告诉他们的。”


Root试着不让自己多去注意她们间几乎为零的距离,只要一仰头,她的唇就能摩擦到Shaw的下巴。“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Sameen。”她的视线在Shaw的双眼间游弋,尝试不注视她紧闭的双唇。“John并不在意你有没有来这里。”


Root的话没有缓解紧张的氛围,但也并没有更加刺激到Shaw,因为她只是咽了一下口水,继续盯着她看。“但是我告诉过你,Root。我叫你别这么做,可你……”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的身体贴着床单稍微移动了一下,Root想从这张美丽的脸庞中读懂她的内心。房里的台灯没开,只有微弱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这是Root所见过痛苦和美丽交织得最无瑕疵的面容。“告诉我。”


“不是——”Shaw摇摇头。看来答案对她们俩来说都很神秘。


时间如同被静止了一般,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近在咫尺,却又没有接触。Root想要这个女人,她想要求更多。她会经常梦到她,想着她到底在哪里,在做些什么,是正在暗杀有地位的人呢,还是在她们以前经常去的餐馆里吃着牛排。她想,这么需要Shaw,她也许是病入膏肓了。


过了一会儿,Shaw坐起来,依然保持着跨坐的姿势,最后Root也支起身体,两人水平而视。房内很安静,Shaw似乎仍在挣扎,最后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想离开你。”


Root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伸出手想抚摸她的脸庞,希望她能改变心意。“那就留下。”


“我做不到。”Shaw躲开了Root的手,她的语气很伤心,让Root眉头紧锁地摇头。


“我不明白。”她的胸口刺痛,心如刀割,因为Shaw好像从来就没出现在这里一样。但同时,她也好像从未离开。“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留下,不会有人来把你抓走的。”她的心跳加速,反复循环,心跳加速,反复循环。事情有点不对劲,一直都有点不对,而Root却说不出是哪儿出了问题。“我想要你留下。”


Shaw轻轻点头,起身离开了床铺,Root跟着她爬了过去。周围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冷,Root希望Shaw能让她好好睡会儿。


“有朝一日,”Shaw耸耸肩,直视着她的眼睛。“有朝一日,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


还不够,对她来说这永远都不会足够,Root真的不明白。她不过是稍微低头看了一下被子,再抬起头的时候,房间就只剩下一片漆黑,Shaw已经走了。


-------------------------------------------------


事情发生在五月,这她是知道的。


她倒在破碎的空床单上,冰冷的锁链没有温度,手指轻轻滑过那一滩血。


她什么都听不见,环视四周却只看到世界在崩塌,只能感到血液和她皮肤接触的感觉。


她很快惊醒过来,想着那个噩梦,等着Shaw回她一个微笑。


Reese扶她起来,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意识到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他们要离开了。


事情发生在五月。五月初,当时艳阳高照,草地青葱。这是她确定的。


-------------------------------------------------


她把已经放凉的咖啡推到一侧,看着朝她走来的Donna。


“他找到了。”Donna拍着手一摇一晃地走到了她旁边。


Root面带微笑但心底却一沉。“什么?”


“你的朋友,”她轻松地说到,像是在陈述很显然的事实,“你的朋友找到了我的日记,他还给我了。”


Root紧握双拳,她想打人。Root想给Reese一拳。


-------------------------------------------------


Shaw当晚没有回来,Root在想她是否会像她说的那样,有朝一日会永远留在她身边。


她的睡眠间间断断,她什么都没梦到。


她什么都没梦到,醒来的时候她要面对两个人的伏击。


-------------------------------------------------


Harold给她准备的咖啡太淡了,而她在思考着必须尽快让保安找人来修理一下房门,因为门户大开实在不是件好事。


“请坐,Groves女士。”他坐在茶几旁,和她面对面。她忍着没有指出这其实是她的房间,她的座椅,他们是擅自反客为主。“我们要好好谈谈。”


Reese一脸无精打采地坐着,她想可能是Shaw没有约他去打打杀杀。


Root很生气;他们不仅无视了她的任务,而且还从中破坏。现在日记不知道被放在了什么地方,她还得去再偷一次,然后自己去查资料 。


“犯不着这么正式吧,Harry。”她走到了另一旁然后停下脚步。“我猜你们是来要我停止任务的?”


他焦躁不安地点点头,看了一眼Reese然后转过头来。“Root,告诉我去年五月发生了什么。”


她没料到会是这个问题,皱着眉疑惑地眨了眨眼,然后回答:“我不知道这——”


“你就说说发生了什么。”Reese倾身并点头鼓励她说。


她会梦到这些事,反反复复,从未停歇。“我们摧毁了Samaritan。”她艰难地说,“而且我们救回了Shaw。”


她的话让人心碎,Reese坐回去点头,“好。”他低语着。“好。”不断地重复。“她又忘记吃药了。”


Root弄不清楚状况。“当然还有其他事情发生。”她试着找合适的语言来解释。“但这两件是最重要的。我们打败了Samaritan,而且救回了Shaw。”


Harold说,“那The Machine怎样了?”


她问,“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她的心跳得飞快。


“去年五月,”Reese边走边说。“我们的确摧毁了Samaritan。”这不是事情的全部,她知道还有更多。他还要继续说下去。他的声音很含糊,她只能身体前倾想听清楚。“但是The Machine也被毁了。”


“不是这样的,因为,”Root几乎想笑出来。“是‘她’告诉我这个号码的。Shaw和我说——”


“你见到了Shaw女士?”Harold问,他看往床头柜和上面放着的药瓶。


Root摇头,等到Harold把注意力回到她身上时,她才继续说。“你知道我见过她的。她和我说不要告诉你们,因为你们不想让她——”


 “我们没有找到她。”


Root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她感觉四周都被黑暗笼罩着。她无法呼吸,手颤抖不稳地往上抬,箍住自己的喉咙。“不对,因为她——”


“我们验过了是她的DNA,”Harold说,抚着他的拐杖。“有一滩她的——”


“不,别说了。”Root站起来踱步,但是脚步非常漂。她的腿快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了,而那堆药瓶,就那样静静地摆在那儿,看着她。


“Groves女士,”Harold指着椅子微笑着示意。“请坐下来。”


“这间酒店,”她用手扫过床单,之后走回茶几那边。“真的太烂了,但是——为什么我一直离不开这里?有什么原因?”


他们没有回答,但是她已经懂了。酒店的墙壁并不会如此惨白,常客看起来都不大正常,而且他们会被鼓励多去公共休息室活动。她和Donna吃的维生素是一样的 。她几周前就停药了。


“是你们把我安排在这儿的吗?”她盯着Harold问到,Reese站了起来。“是你们把我关在这里吗?”


Harold推了推眼镜,结巴地说。“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帮你。”


“这是个好地方,Root。他们会让你准时吃药,而且……”Reese无奈地摇头,“你本来的情况更糟糕。”


有个想法一闪而过。他们似乎曾经有过类似的谈话,但是她指不出具体的时间。她似乎见过这种表情,也听过他们支支吾吾地解释,但是她完全记不起来了。“我每隔多久会变成这样?”她的胸口闷痛,头脑沉重,她甚至能感觉到血脉的剧烈跳动。


Reese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口,然后面对着Root的审视回答道。“有时候你几个星期都没事……”


她觉得头晕目眩,也许晕倒过后醒来就会没事。Shaw会告诉她这只是在做噩梦,明天早上她就会忘记现在发生的事。五月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痛苦的回忆。五月折断了Harold的腿,五月在John身上留下了一个弹痕,五月让Lionel失去了左手拇指。但是五月带回了Shaw。五月带回了唯一一个能让她的生命变得完整的人。


“我不明白。”她自言自语着。但心里,她已经知道这是个谎言。


-------------------------------------------------


当晚,医生再次为她解释了用药的事,大家看着她把药服下,她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


“你不是真的。”她侧身面对着躺在她身旁的女人。“我碰不到你。”


Shaw没有说话。Root伸出了手,但却碰不到任何东西。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什么都碰不到。除了空气和冰冷的床单,什么都没有。Shaw开口,语气捎带着些任性,“我叫了你别和他们说的。”


她正承受着锥心之痛。这个世界上她最在乎的两样事情都不在了,Shaw失踪了,The Machine被毁掉了。她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是你主动吻我的。”她揭露了心声,因为那个吻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里。“然后你却放手了。”


一言不发,四下静默,宁静无声。Shaw点头。


Root的声音像是在喉咙里裂开了似的。“我不能放手。”


“他们没找到我的尸体。”Shaw轻声说到,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也许你不必放手。”


“有朝一日。”Root朝Shaw点头示意,像是要得到保证一般。


“有朝一日,”Shaw复述着,转身看着枕边人缓缓入睡。“有朝一日,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


-------------------------------------------------


五月,五月,五月。


她梦着,梦着,梦着。


日复一日,如此循环。


-------------------------------------------------


她睁开惺忪的双眼,一阵心慌,不太记得清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开启的窗户透进了丝丝凉意,她慢慢从床上坐起来,这才认清周围的环境。毫无美感的窗帘遮掩住煞白的墙壁;床单缠着她的腰部,勒得有点发紧;往浴室方向看去,隐约能看见花洒还滴着水。


在她身边放有一排装有维生素的药瓶,是The Machine强制要求她吃的,而她想着,今天就停药一次吧。


-------------------------END---------------------------


如果被虐开心了的话记得留个言哦,不接受刀片。\(^o^)/~

马后炮SS电台采访说复工那事

free维塔:

SS和制片人们肯定沟通好了,413最后那段一播出来基本上没有退路,大锤肯定回归。AA的推特我有点不太确定她到底是不知道会有这幕,还是不知道这幕什么时候会播出。





现在看回去这集集名M.I.A.是早就定了的,所以大锤肯定没死,只是失踪也是早就定了的,当时真的是被采访吓坏了导致不能正确思考,其实他们一直都是在钓鱼玩弄粉丝感情......




411播出前SS的一个电台采访:http://nyc.podcast.play.it/media/d0/d0/d1/d7/d4/dK/dX/174KX_3.MP3?listeningSessionID=54827167c71adae1_2744945_ykYTYjuG_0000000KQNk




29分钟和34分半。这个电台的主持人很奸诈机智,直接问SS你有没有在拍戏,她犹豫了一下说"Yes, yes I'm.";采访最后主持人说到希望她回LA的时候能再约,SS居然又主动加了句“会的,但我们要拍下半季的Shahi片段。”【当时正在拍16集,但是大锤的故事线比较特殊,所以可能是一次性把这季需要的画面都补上了。】




所以当SS和编剧的采访涌出来说什么要两年啊,看情况啊的时候我就愣了一大下,想着不大可能吧SS居然两次撒谎?第一次主持人问到还能算到不能剧透只能勉强回应,但第二次主动说的要拍片段就不太说得过去了。估计她是琢磨着电台直播没多少迷妹会听到吧……




再次祝双胞胎和SS都健健康康,离肖根2.0继续相爱相杀也就不远了。

free维塔:

POI百合病社:

Shiro老伯爱Shoot:

深井冰由豆瓣小站来的灵感,做了一张表(把编剧做成表)截止到417所有的剧名、编剧、导演、播出时间,还有各种备注和批注(备注以剧情为主、批注以剧名标题为主)

特别适合重刷的时候对照这看,方便给菊苣们寄刀片、砸玻璃、送鲜花

附表格度盘,会更新,就不再重发了。

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562577507&uk=134793015

感谢学院派黑子帮我翻译的剧名,还附39条备注!不能更赞!

肖根杂谈

free维塔:

为什么我这么喜欢肖根


    说出来可能很简单,但是下面这一段话目测有大批剧集会中枪被打成筛子。


    有上乘的剧情作为基础,不是为了吸引眼球的恶意卖腐;注重角色的发展和升华,而不是毁成渣之后烂尾惨淡收场;制作人不舍得浪费两人的火花所以让剧情随着感觉走,而不是忌惮同性恋元素而胡乱给角色配对BG线;谈到Root和Shaw的感情线时,从演员到编剧到导演再到制作人,他们永远都不会给出不屑的回应;在Sarah要暂离之前,给肖根结结实实地盖上“官配”一章。一路追下来我感受到的都是整个剧组对肖根和粉丝的尊重、理解和支持。对于这一切,我真的满怀感激。


Twins的影响


    在十一月底确定Sarah怀孕之后我就说过,她的怀孕是加速了肖根进展的,因为角色不能白走,要有consequence,还有什么比肖根感情升温然后在最高潮的时候让Root眼睁睁看着Shaw落入敌手生死未卜来得更虐?如果Sarah没怀孕,我估计这季熬到季终撑死了也只能发展到4x07的程度,吻戏更加遥遥无期。所以半开玩笑地说,这对twins不止是李四和豆豆的防弹衣,还是肖根的催化剂。第四季累积这么多的糖就是为了最后这终极一虐,痛失挚爱的根妹也能够给编剧在剩下的集数里大做文章。


The Kiss


    从戏外来说这是有回馈粉丝的成分(但是愿意就女女cp做出这种暖心举动的剧也一巴掌数得完吧)。从情节上来说,她需要把Root推回电梯内保她性命,要么一拳打晕,要么用吻来让她失去方寸,最终她选择了后者。而最重要的意义则是诀别前Shaw对Root一季半付出的情感的回应。就算是极度傲娇,自称没有感情的Shaw,到了生死关头,终究还是和普通人一样,不甘愿让自己留下遗憾,不舍得让深爱自己的人只能带着问号度过余生。在我看来,这都是二轴锤所能做到的最接近表达爱意的举动了。



    可能很多人都留意到了Shaw说"For god's sake."然后甩开Root的手时,她的脸上充满了不耐烦,甚至是愤怒,愤怒Root继4x09之后又想阻止她扮演protector——这个她这辈子最擅长的角色,她天生注定要扮演的角色。但是当她看到Root复杂眼神的瞬间,表情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动作非常细微,但是以Shaw的个性,这样的情绪转变又变得特别明显。翻个白眼深呼吸一下,她就坚定地吻了上去了。


    这样的表现,是真爱。


----------------------------------------------------------------------------


在最灿烂的时候戛然而止,如烟火一般,虽然残忍,但有始有终。同时也让肖根因此成为了Female/Female影视配对里颇为独特、值得永记一生的一对。


----------------------------------------------------------------------------



Shaw 2.0


    如果真的变成冬锤回来和Root相爱相杀的话确实带感,也是我个人倾向的选择。毕竟消失这么久想要回到第三第四季两人调情的状态不容易,没有新意和爆点,角色原地踏步没有新的dynamic,一个不小心还会写烂掉变成琼瑶剧。


等待


    从2x16熨斗初遇到4x11的kiss,接近两年的时间,从零到官配,从只有十几人的小圈子默默刷冷门cp到这周三的微博炸裂,回想起来过程也并不算久。所以Sarah的回归我等得起,就是不知道POI能不能撑到那时候(喂!

free维塔:

4.09 The Devil You Know / 4.01 Panopticon (删减部分)

抱、推、拽,三个动作基本相同,可以说这是早就存在于编剧脑洞清单里的东西。个人认为删减是正确的,把这些留到中期,等有感情铺垫之后才放出来是更好的选择。

ps.读唇语太辛苦了只看懂了根妹说的第一句话"Thank you so much..."

4.01视频来源:http://jimcaviezelfan.tumblr.com/post/103686654858/this-clip-should-give-you-an-idea-of-the-cut-sc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