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e

Carnival

折扇轻步笑风流:

脑洞来源是微博首页的一张图……灵感来源


此处放的是糖版,放心。


微博上是报复版,不要看。




Shaw讨厌游乐场,讨厌节日,也讨厌疯闹着跑来跑去的小孩子,还有花里胡哨的巡游花车和穿着傻兮兮绒布卡通服装四处招手的工作人员。


愚蠢的游乐园嘉年华。


还有跑到这里搞事的愚蠢的号码。




“一小时后96.89%的几率会下雨,而你没有带伞,sweetie,要速战速决了。”


“不要学她这么叫我。”Shaw追着号码来到了一个位于魔法城堡形状建筑的仓库。


“对不起。”耳机里沉默了一会,再开口语调明显机械平缓了不少。


Shaw没有接话,撬开了锁,在堆满卡通道具和服装的架子里小心的潜行。兔子耳朵、糖果手杖、仙女的魔法棒……Shaw撇撇嘴,仓库深处有细碎的声音传来,Shaw藏身在一个架子后面,探头去看。


一共6个人,胖胖的号码先生正在往身上套着一件布偶服装,好像是只老虎。


好吧,还挺可爱的。


前提是如果他没有握着枪并且带上老虎爪子的手套的话。


其他人也纷纷换上表演服,看来宽松的布偶服为藏匿枪械提供了不小的便利。


Shaw的眼角忽然狠狠跳了一下,她看到角落里有一套姜黄色的服装,旁边放着一个难看的熊脑袋。一个人正要弯腰去捡起来穿上。


“……贝贝熊先生大受欢迎呢~”


回忆刺入脑海,心跳加速,但握枪的手却很稳,一个点射射穿了那人去拿熊脑袋的手。


“别碰它。”


其他人反应很快,还击又凶又猛,有一枪甚至射中了Shaw的肩膀。


有点分神了,Shaw捂着肩又看了一眼傻乎乎的熊脑袋。


怎么看都依然很丑。




二十分钟后,Shaw走出仓库,留着一堆倒地呻吟的家伙,从外面锁好门,让TM打给Fusco善后,而贝贝熊则被妥善地放在了她能够到的最高一层的架子上。


天空阴沉沉的,看来是快要下雨了。中枪的肩膀还在流血,TM在耳朵里喋喋不休的报出最近的医疗救助地点,但Shaw却走得很慢,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Root离开近三个月了。


但这次的模拟仿佛永远也醒不来。


真实的疼痛,身体的,心里的。模拟的太真实,应该给撒玛利亚人颁个奖。


Shaw来到一个舞台前,很多孩子聚在这里,舞台上正表演着热闹的舞蹈,用耳朵飞翔的大象、尾巴像弹簧能走路的老虎、偷吃蜂蜜的熊……


台上台下热闹极了,欢呼的人群就在眼前,但笑声喧闹声又似乎很遥远。




“或许应该有个蠢爆了的熊来表演被揪着尾巴挨揍的节目。”看着舞台上拧气球的小丑,Shaw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孩子们应该会喜欢。


阴沉的天空终于开始下雨,雨淅淅沥沥的下,慢慢越来越大,淋湿了天使的翅膀,浇花了小丑的妆……游乐场的嘉年华不得不提前中断。


舞会结束,灯光熄灭,人群散去。Shaw却没有等到她想看的那个节目。


站在空空的舞台下,雨水灌进脖子,Shaw捂着肩膀的伤口,觉得又累又冷。


游乐场的长椅被雨洗的湿乎乎的,但Shaw还是决定坐一会,缓解一下失血带来的眩晕感。




“伤口要保持干燥,doctor。”


雨一下子停了,上方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Shaw猛地抬头,一把雨伞举在她的头顶,旁边站着一个蠢透了的贝贝熊,雨水把熊的毛弄得湿哒哒的,又傻又丑。


“这雨下的真不是时候,我还没表演呢。”贝贝熊歪着头,十分委屈。


Shaw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疲惫的低下头,捂着眼睛沉默了一小会,轻笑着靠在了贝贝熊柔软的肚皮上。


“你那副蠢样子今后也就只有表演给我看了。”


“那你喜欢贝贝熊吗?”


“适可而止,Root,我还在克制自己不去揍你。”

评论

热度(126)

  1. Dale折扇轻步笑风流 转载了此文字
  2. 猫大仙折扇轻步笑风流 转载了此文字
    命名是颗糖怎么想哭了呢